色妹妹视频

第380章 神秘的黑衣人416

  第380章 神秘的黑衣人
  “啊!你这个笨蛋,怎么会笨到自己跑到蛇口里去了呢,真的是笨死了?”绿芜一边说,一边纵身跳下井里来,伸手轻轻的在眼镜蛇的脑子上一拍,那眼镜蛇当下痛得张大嘴巴,把我丢下来。
  我身子不停的往下坠的时候,才感到身子像火烧一般疼痛,当下大声叫道:“哎呀呀,哎呀呀,我被眼镜蛇王咬中了,要死了,要死了!”一边大声乱叫一边使劲的骂那该死的绿芜,如果不是她三番四次的阻挠我跳上井里,我怎么会死呢。不就是一个野果吗,有那么重要,即使有也不用拿我这个武功低手来开玩笑啊。我人虽然很高大,但是命却很脆弱的,属于一碰就会碎的那种伪娘型,能坚持到现在没死,怕是祖坟冒青烟才会有那么好的事。
  我人差不多要死了,自然免得要像那些老太婆一样啰里啰嗦的说一大堆,不然人死了话还没说完,那该多悲惨啊。
  绿芜见我身子往井里掉下去,估计也怕我再摔一次就摔死了,对不起国家,对不起社会,对不起人民,赶忙伸脚在那眼镜蛇的身子上一蹬,飞身向我扑来,将到我身边的时候,左手凌空一甩,像仙女散花一样衣袖里飞出漫天的鲜花,鲜花中飞出一条粉红色的绸带将我下坠的身子牢牢缚住。然后再反手一甩,右手的绸带缠住那眼镜蛇的脖子,借力飞出井边。
  她那在电光石火间一系列凌厉的动作,让我看的目瞪口呆,嘴巴张了张,想说点什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二爷已经算是武林高手了吧,但比起眼前这绿芜的武功比起来,那简直小巫见大巫。什么叫静如处子,动若脱兔,我这会儿算是领教了。
  那眼镜蛇虽然体积庞大,但让它伸直了身子最多是十米左右。它要盘稳身子与我进行生死搏斗(或者说对我进行###)那么身子最少要在地上盘几圈才能站定身子,它盘一圈最少也得0.5米,盘五圈就要去掉2.5米,剩下还有7.5米的高度,我从这么一点高度掉下来到井里的水面上最多也就是1秒左右的时间,而她不但要从眼镜蛇身上定位,而且还要在借力的时候找准我所在的x坐标y坐标,并且在此基础上计算好我下落的因素之类的玩意,让我在即将入水的时候出手将我救起,能做到这一点已经是真他妈的牛b了,何况还要在我们两即将入水的时候用绸带缚住那眼镜蛇的身子,借力飞上井边。
  这么精巧的功夫,莫说是二爷普天下恐怖找不出第二个人来。我这时对她的看法不由的大为改观,不过改观又有什么用,我都快要死了。我正躺在地上等着死亡的到来,那绿芜也不在我临死之前慰问我一下,看我有没有遗言交代一下我的那些亲戚朋友,她就自个儿又跳入水井中,我正感到头晕目眩的时候,绿芜却又从井中跳出来,拿着那野果塞进我嘴巴里面去。
  虽然我这时已经看到阎王殿在哪里了,但是神智却是十分清晰,见她又将那有毒的野果塞到我嘴巴里面,心里不由的破口大骂:“你奶奶的,老子都已经要死了,你就算不想见到我也不用这样子吧,我死也就这么一两分钟了,再给我多一个野果子也就快这么几十秒钟,几十秒钟都坚持不了,那如何成大事?”
  骂的时候只顾自己骂的舒服,完全没有想到她本来就是一个与世无争的人,谈什么成大事。纯粹是图个骂的舒服。
  没想到这一骂,骂的越来越有精神,感觉到自己腰不酸了,腿不疼了,眼睛也比以前亮了很多,效果比喝那蓝瓶的加薪的钙中钙好多了。不过肚子却是火烧火燎的,疼的要死,感觉他妈的比给漂亮的女人压在身上痛苦好几千倍。嘴唇咬烂了,肚子的疼痛并没有因为最嘴唇的疼痛而消散,反而变得越来越痛,感觉到自己的肠子被人用锯子一截一截慢慢锯断那样,痛的死去活来。
  见绿芜朝我身边走来,于是忍痛问道:“绿芜,我是不是九阳真经差不多要练到登峰造极了啊?小说书上那些练武功练到最高级的时候都会很痛苦的,然后一痛苦之后就会变得很厉害的。”
  绿芜抿嘴笑道:“什么啊!你正在疗伤,跟你练九阳真经有什么关系的。”
  “那怎么会那么痛啊?”摸着自己额头上那黄豆大的汗珠问道。
  绿芜说道:“那眼镜蛇的毒性很厉害,野果要划去你身上的剧毒自然要费很大功夫。而且野果身上的毒性比蛇毒更烈,两种毒药混合在一起自然是你自然剧痛无比了。”
  “你用毒药给我疗伤,你是想折磨死我吧!”听到绿芜做一个毒药,右一个毒药,不由得气的鼻子冒烟,妈的毒药能就得活人吗,能的话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吃毒药来救自己了。
  绿芜也不理我的生气,只是笑嘻嘻的说道:“笨蛋,这是以毒攻毒嘛。以毒攻毒你懂不懂?懂不懂?”
  我见那家伙学我的话来挪揄我,气的差点没有晕死过去,怒道:“懂你妈,我都快要死了你还问我懂不懂。”
  她显然不知道“懂你妈”是什么意思,只是蹲下身子来用水汪汪的眼睛看着我。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什么似的,突然又跳到井里去,没多久就听到井里一声惊天动地的响声,然后从井里飞出两条人影和一条大蛇来。
  那蛇不用说也是刚才咬我,让我身中剧毒的人。两个人一个是绿芜,一个是从没见过的黑衣人。那黑衣人好像天生的一种威慑,使人一看就有一种敬畏的感觉。此刻他目光大甚,看着绿芜的眼神隐隐含有杀气。我不知道那人什么时候跑到井里,他们两人又为何一起从井里飞出来的。只是见到绿芜原来水汪汪的眼睛,此刻黯淡无神,嘴角溢出一丝鲜血,好像受了极重的内伤那样。
  我见状不由得大吃一惊,虽然对绿芜那疯子的做事风格不怎么感冒,心里甚至还有一些痛恨,但是等她真正出事了,心里还是不由得挺关心的,问道:“绿芜,你怎么了,是不是那家伙打伤l了你?”
  绿芜回头冲我点了点头,对我的关心表示感激,说道:“刚才我想取那眼镜蛇的蛇胆给你吃,让你吃了没有那么痛苦的,没想到那家伙趁机在我背后偷袭我,不然他绝不是我的对手的。”说着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让人觉得楚楚可怜的样子。
  我见她身上路出肌肤的地方,白的地方让人头晕目眩,让人觉得她像是天上的仙女下凡那样,脏的地方却又脏的让人恭维,心里不由的怀疑起她若是全身洗干净白白净净的时候有没有电视剧《宫》的女主绿芜那么漂亮。刚想念着她不辞劳苦给我取蛇胆吞服的好意责问那人问什么那么不要脸,一个大男人去偷袭小女人的时候,被他;凌厉的目光扫了一下,当下吓得将话吞进嘴里,连个屁都不敢放。不但不敢放,还自己给自己找了个理由下台:“绿芜那一身脏兮兮的样子,胸部又跟飞机场那样,没点凹凸不平的地方,那人不知道她是个女孩子,偷袭她也算不上不要脸。”
  正在想着的时候,那小野猪和大野熊从屋中赶出来,见绿芜受伤便不分青红皂白的咆哮着朝那人扑过去(应该是分一点青红皂白的,不然怎么不扑我,只扑那人呢。)
  那人见那小野猪和野熊像他扑了过去,不由得冷哼了一声,说道:“找死!”然后有对那眼镜蛇说道:“青蛇,你把那小家伙吃了,我来对付那大家伙。”说着身形一晃便起身到大野熊身边一掌就将那野熊拍飞,野熊的身子还没落地,那人的身影就如鬼魅一般追到那野熊的身边,正想一掌将野熊的脑子拍碎,绿芜见状赶忙过去救。只见她左手一挥,手上的绸带缠住那人的身子,正想将那人拉过来的右掌在击向他胸口的膻中穴的,没想到触动了伤口,嘴里当下又吐出了一口鲜血。那人却趁机双掌拍出,将绿芜拍飞了出去。绿芜的身子撞到几丈开外的树林中,那密密麻麻的大树也被绿芜飞去的身形推到几棵。她身子没入林子之后就没有一点声息,也知道死活。
  那大野熊见主人被袭,当下怒得大吼一声,忍痛爬起来,扑过去打了那人一掌,那人身上吃痛,不由的大怒,身子向左一晃,跳到野熊的身后,见那青蛇此刻也与小山猪打得不可开交,当下一掌拍在那小野猪的脑子上,将小野猪整个身子拍飞到我身前,落地的时候脑袋已经碎的不能在碎,自然是已经死透了。
  我虽然对那小野猪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经过这么小半天的时间多多少少有点感情了,而且刚才吃饭之后它还将自以为是宝贝的野果送给我,一副当我是至交好友的样子,想起这些不由得为它的死感到伤心愤怒。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