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五十一章 我是她姐姐20a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五十一章我是她姐姐

    听到他的话,月儿顿时就笑了。

    “你呀,真爱,好了,不吓唬你了,放心吧,你的这个秘密现在除了我和老爷子还有我大师兄,没人知道的。”她看着虎娃说道。

    “那你们又是怎么知道我有这个能力的。”虎娃继续问道。

    月儿顿时就愣住了。

    “是,老爷子推算出来的。”她说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什么,推算出来的,难道老爷子是老神仙啊。”虎娃顿时叫道。“那,这世界还有没有其他的老神仙能推算出来我有这个能力的啊。”

    月儿沉默,她想起了出去时候老爷子说的一句话。

    “这世间的能人异士无数,谁又能知,如我这等的,不只是某人的学生而已。”

    看到她沉默,虎娃顿时就明白了什么。

    “算了,不说这些了,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老爷子能算出来,其他人应该就也能算出来,既然无法改变,就不说这个事了,我们继续研究这些录像带,是了,还有那么多窃听的东西都没拿走,留在吴六手上都是个祸害啊。”

    他说着,无奈的咬了咬牙,看着月儿。

    “放心吧,那些东西,谁也拿不走,你还记得我说我走的时候给他们留了一份大礼吗。”听到这话,月儿顿时就笑着说道。

    “是啊,是什么啊。”虎娃奇怪的问道。

    “你走的时候难道没看到吗?”月儿奇怪的看着他问道。

    “看到什么?”虎娃疑惑了。“咱们走的时候,我只顾着开车了,也许是那个时候太高兴了,所以没有注意到吧,你说说。”

    看到他提起开车时候就一脸兴奋的样子,月儿顿时无语。

    “我给他们留了一把火,也许他们早就做好了销毁这些东西的准备,竟然在放录像带的仓库边上放了好多汽油,我就全部给用了。”她也有些兴奋的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你说啥,你把钱来麻将馆给烧了?”他惊讶的问道。

    “是啊,咋啦啊,你怕什么啊,我都不怕。”月儿很无所谓的说道。

    虎娃愣了一下,拍了下脑袋说道“对啊,怕什么,反正他吴六肯定不敢报警,烧死他个王八犊子,妈的,敢阴老子。”

    他骂完,又把眼前的录像带一个个的放进录像机看了起来。

    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看到一半,月儿就已经跑到车外面去了。

    因为,这些带子几乎以称得上是标准的“岛国教育片”,尺度之大,声音之亮,比岛国教育片还要更胜几分,毕竟这是真实上阵,人家那只是在演戏。

    月儿虽然大大咧咧的,但是好歹也是个女人,这种东西看的多了难免会感觉身上不舒服。

    “我擦,这个家伙下面的家伙只有那么点,玩个屁啊,这女人一看就是个**,竟然还叫的这么大声。”

    虎娃是一边看一边点评。

    “这个人怎么那么眼熟啊。”

    看着这一部录像带,他忽然愣住了,表变得无比的复杂。

    因为这赫然是刘殿德带着孙玉开房的视频,而且,这个片子十分的清晰,孙玉身上的每一寸地方几乎都拍到了,双峰,小腹,甚至两腿间的神秘所在,都看的清清楚楚的。

    刘殿德的下面显然也不是很以,一进门就偷偷吃了一颗药,孙玉没看到,但是在带子里,虎娃看的清楚。

    “他妈的,老不死的东西。”他叫着,直接就把这个带子给退了出来,放在了一边,然后把其他的带子全部装进了旅行箱里,提到了车子下面。

    看到他拎着箱子下来,月儿顿时就奇怪的问道“你想干什么。”

    “还能干什么,这些东西都是我的把柄,绝对不能留在这个世界上。”虎娃说着,就准备从边上找干柴,想要把箱子给包起来少点了。

    看到他这个样子,月儿顿时就点了点头,对他的行为很是支持。

    对自己有害的东西,不管多么美好,都要让它消失才最好了。

    “别那么麻烦了,这种车的耗油量都很大,后备箱一般都有备用的柴油,用柴油点吧。”她看着虎娃说道。

    “不早说啊。”虎娃白了她一眼,顿时就去打开了后备箱,果然就看到了一壶柴油,竟然还有几把铁锨。

    顿时,他就拎着柴油拿着铁锨,先是在路边挖了一个坑,把箱子里面的带子全部都倒了进去,然后把柴油给浇了上去点燃了。

    看着眼前熊熊的烈火,虎娃心里不由的狠狠松了一口气。

    “吴六个王八蛋,终于没有我的把柄了,不过即便是他手上还有点什么,我也不怕。”想起车里的那部带子,虎娃顿时冷笑一下说道。

    看着他的表,出奇的,月儿竟然感觉到浑身的森凉。

    亲眼看着这些袋子都烧成了灰烬,虎娃这才拿起铁锨把挖好的坑再次买上,这才开着中巴车又回到了大路上。

    “我们现在去哪里啊。”他看着月儿说道。

    “笨啊,这个中巴车也不能留下啊,车子是我从县委大院里开出来的,也不能销毁,钱来麻将馆着火了,肯定把附近的一排都给引燃了,我看过了,那边的防火措施都做的十分的差,如果我猜测的不错,现在县里肯定已经乱成了一团,我们正好趁乱把车给送回去。”

    月儿说道,虎娃顿时就大叫了起来。

    “我靠,这么严重啊,不会死人吧。”他说着,立马就把车往县城开去。

    果然,刚刚进入县城,他就看到了钱来麻将馆的方向火光冲天,在黑夜下都能看到天上的浓烟滚滚,和月儿一起把车开到她开车走的院子里,出奇的,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把车停好,月儿又把车上的痕迹清理了一下,想了想,又把车里的那个备用柴油壶拿出来扔在了院子里,弄好了这些,两个人又趁着夜色坐了一个出租车回到了南华市他们住的房间里。

    当天晚上,面对月儿这么个大美女,虎娃出奇的竟然没有非分之想,心里全是钱来麻将馆的大火。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匆匆忙忙拉着月儿退了房,又开了一间商务间,把那一大堆衣服啊什么的给放了进去,这才匆匆的回到了大龙县。

    他的运气不错,刚到钱来麻将馆所在的路口,就遇到了刘老虎。

    看到他们,刘老虎显然也很吃惊。

    “哎呀,昨天晚上你们跑到哪里去了,吓死我了,我还以为你们在里面呢,这么大的火,听说烧死了好几个人。”他看到虎娃没事,这才狠狠松了口气。

    听到死了好几个人,虎娃顿时眉头一皱,说道“到底怎么回事了。”

    他说着,眼睛就看向了前面巷子里还在不断冒着烟的大楼,心里一突一突的。

    “还能怎么,我得到的消息是,有客人在楼里面抽烟,把地毯给点燃了,然后把整个大楼给烧了,好在反应的快,我刚刚见到了吴六,他说死了几个人,但这几个人本来就是死人,死了就死了,没什么影响。”

    刘老虎看了一眼月儿,趴到虎娃的耳边说道。

    看到他不懂,又解释了一句。

    “所谓死人就是说他收留的亡命徒,这些人本来就是要被处死的,死了就死了,吴六现在就着急去处理这些事了,这些人即便是死了,尸体也绝对不能出现在人前。”

    虎娃顿时就明白了,点了点头,听说死的都是些本来就该死的人,他心里这才放松了下来。

    “你们嘀嘀咕咕的在说什么啊,还不能让我知道。”看着他们说悄悄话,月儿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了。

    虎娃灿灿一笑,正想说点什么糊弄过去,就看到巷子里面走出来了一个身上穿着睡裙,失魂落魄的女人,顿时就眉头一皱,迎了上去。

    月儿看到这个女人,顿时也愣住了,脸上露出了古怪的笑容,只有刘老虎一个不是很懂,有些奇怪的看着他们。

    “黄雯,你还好吗。”虎娃看着女人面无表的说道。

    忽然看到了虎娃,黄雯好像狠狠吃了一惊,惊慌失措的直接就扑进了他的怀里。

    “虎娃,虎娃,着火了,着火了,我差点被烧死,昨天晚上,我差点就被烧死了。”她伏在虎娃的怀里呜呜的哭了起来。“我真的好怕啊,差点就死了,那个火都烧到了我的床边上,我好不容易才跑了,我真的害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她现在是真的把虎娃当做了一根救命稻草,吴六现在生死未知,她只有虎娃一个人能靠得住了。

    不过很快她就感觉到不对劲了,因为她抱着虎娃的时候虎娃似乎一点反应都没有,甚至都不伸出手抱她。

    忽然,她的眼睛看到了一旁一身时尚的连衣裙,交上穿着高跟鞋,身材近乎完美,脸蛋也十分漂亮,美丽不方物,简直比电视里的明星还要漂亮几分的月儿,脸上露出苦涩的表。

    “虎娃,她,她是谁啊。”她看着月儿问道。

    这一刻,虎娃真的想一巴掌朝她粉嫩的脸上扇过去,想起昨天晚上在录像带上看到的东西,他就浑身冒火,不过他还是忍了下来,脸上挤出一丝笑容说道“这个是我妹妹,月儿。”

    “别听他乱说,我是他姐姐。”月儿立马就反驳了过来,然后盯着他说道“我看过你在资料,你是腊月三十的生日,不好意思啊,我正好是腊月二十九,比你大一天。”

    她说着,还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容。

    虎娃顿时无语,无奈的看着黄雯说道“好吧,她是我姐姐,不过也和妹妹没什么区别,别看她人这么大,但是心还是一个小孩子,不用和他一般见识,你累了吧,要不我送你回去吧。”

    听到他的话,月儿顿时就朝他露出了一个愤怒的小拳头,却被他给直接忽视了。

    黄雯不傻,看着他这么冷淡,顿时就知道他能已经知道了什么,张张嘴就想给他说什么,却被他伸手给挡住了。

    “该知道的我都知道,你什么也别想,先回去好好睡一觉吧。”虎娃说着,脸上露出了一抹温柔的表,黄雯顿时就点了点头,沉默的跟着虎娃,让他送自己回到家里,也就是虎娃当初给她买的那栋房子。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