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六十一章 当了次应召牛郎b0f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六十一章当了次应召牛郎

    一个人刚认识没有多久,还一直对自己好的人知道了自己的所有秘密,这对谁来说都不是一件好事。

    不过虎娃知道自己根本阻止不了木风,在他面前,他很多时候感觉自己像是个脱光衣服的小丑。

    “算了,你刚刚经历了这么多,也不轻松,我就不欺负你了,我们就随便找一家饭店吃点饭就好,我饿了。”木风摆摆手说道,直接一拐弯,把车停在了一个叫香满楼的饭店门口。

    两个人进去吃了点饭,喝了一点酒,木风的酒量还算不错,两个人一人喝了一瓶二锅头,竟然都没有一丝的醉态。

    从饭店出来,已经下午七点了,九月的下午七点,天色已经微微有些暗了。

    “我等会还有些事,要出去一趟。”虎娃刚刚说完,就看到寻呼机叫了,拿出来一看,只见上面写着“去大龙饭店打麻将。”

    他不由一愣,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怎么了,你要做什么。”木风看着他奇怪的问道。

    “没啥,有个姐姐让我去打麻将。”虎娃说着,眼睛就在路上找了起来,他印象里,大龙饭店好像就在这边上不远处。

    果然,回过头,就看到了大龙饭店的招牌。

    “我要去那里,你看你是和我一起去,还是怎么的,是了,你会打麻将吗?”他看着木风问道。

    听到他的话,木风顿时就愣住了,哈哈一笑说道“你说麻将啊,你是找对人了,我是麻将高手,别担心,等会你打,我给你指挥,保证你一路赢到底。”

    他说着,一脸的得意。

    这话同时也表明了他的意思,他要和虎娃在一起。

    虎娃眉头一皱,还是点点头,说道“好吧,我们走,就去那里,大龙饭店,正好你帮我看看那个房间里有没有摄像头之类的东西,我是怕死了那种东西了。”

    他说着,又想起了吴六,不由心里产生了一丝厌恶。

    即便是他已经死了,但是他做的那些事已经给虎娃的心里留下了一个十分不好的印象。

    大龙饭店,虎娃刚走进去,就看到孙玉正在收银台趴着,立马就走了过去。

    “孙姐,我来了。”他看着孙玉说道。

    “来了啊,这么快,走吧,上楼,呀,这个帅哥是谁啊,你朋友。”她说着,看着虎娃身边的木风,眼神里带着一丝戒备。

    “嗯,是我朋友,也是我的保镖。”虎娃笑着说道。

    木风顿时就不依了,上前一步绅士一般的微笑着说道“这位美女,你好,我叫木风,是虎娃的师兄,很高兴见到你。”

    听到这话,孙玉顿时一愣,有些惊讶的看着虎娃。

    师兄,这个古老的名词,她还是在最近的电视剧上才知道的。

    “没什么,他这个人的脑袋,有那么一点问题,最近看武侠看多了,所以说话,就有些迷糊了,你别介意啊,姐。”虎娃急忙解释道,看到木风还想说什么,就急忙伸手揽着孙玉的肩膀把她往楼梯的方向推。

    孙玉虽然心里还有一点疑惑,但是却也没多问什么。

    楼上,一个商务套间里,虎娃到了的时候,刘巧正在和两个女人坐在沙发上亲热的说话,客厅的一边放着一张麻将桌,上面的牌已经摆好了样式。

    今天的刘巧穿着一身花格子的连衣裙,脚上是黑色的小皮鞋,完全的家常妇女装束,而其他的两个女人,一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牛仔裤黑皮鞋白短袖,脸上浓妆艳抹,让人完全看不出她的年龄,模样在厚厚的脂粉遮掩下还算能看得过去,身材只能算是一般,胸前相当平坦,身材很瘦,个子也不高。

    另一个女人则是完全一副素容,穿着一身蓝色的裙子,上面则是穿着一身小西装,很正式的样子,皮肤白皙,面容姣好,虎娃靠的很近,竟然都看不出她脸上的毛孔。

    看到他进来,顿时三个女人的眼神都看向了他。

    “哎呀,虎娃兄弟来了啊。”刘巧顿时就站了起来一脸兴奋的看着虎娃说道,然后也眉头一皱,看向了他身边的木风。“这位帅哥是谁啊。”

    听到这话,虎娃再次和在楼下一样介绍了一遍木风的身份。

    这一次,三个女人的脸色是形色各异,其他两个女人的脸上是和孙玉一样的好奇,而刘巧则是在听到“木风”二字的时候脸上就闪过一丝惊恐的神色,然后看着木风的眼神就充满了警惕,本来想给虎娃介绍两个女人的心思也压了下来。

    虎娃立马就感觉到了她的异动,知道她应该是接到了她哥哥的通知,知道了木风的身份。

    “好了,好了,不说废话了,赶紧开场。”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摆着手喊道,然后站了起来,扭着屁股从虎娃的身边走了过去,路过的时候,不易察觉的伸出手在他的屁股上轻轻摸了一下。

    虎娃顿时感觉浑身一颤,知道这女人绝对是一个**。

    她一招呼,顿时几个女人都上了麻将桌。

    虎娃不会打麻将,不过他学习的速度足够快,加上有木风这个高手在后面指挥,几圈下来,他竟然已经能够应对自如了。

    “看不出来啊,你对这个竟然还有这么强的天赋。”木风感叹的说道,他感觉自己再次被打击了,心里立刻就开始盘算要怎么给虎娃加点有难度的训练,让他佩服自己才行。

    他这么想着,却听到虎娃说道“木风啊,你去打电话,让楼下的服务员再开一张房卡送上来,这边打麻将哗啦啦的吵人的要死,你再开一间房正好能休息。”

    他说着,还回过头对木风小声的说道“你想干什么都行,今天晚上的开销,我报销了。”

    说完,还神秘的一笑。

    木风顿时会意,知道是自己在这里影响虎娃办事了,无奈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道“看来某人是很不喜欢我这个师兄啊。”

    “那我真去了啊,你说的要给全部报销的,不许反悔。”他又小声的在虎娃耳边说道。

    “嗯,真的。”虎娃立马说道,然后从怀里拿出了一叠钱,直接捏了一半递给了他。“提前给你报销,够意思吧。”

    木风嘿嘿一笑,立马接过钱。

    “不愧我是师弟,真够意思,虽然我不缺钱,但是我的钱没你的那么好用,好了,不打扰你了,撤了。”

    他嘿嘿一笑,转身就拉开房门走了。

    看到他走了,刘巧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看着虎娃一脸惊疑不定的问道“这个人,是不是就是白天陪着你的那个人?”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知道她肯定是已经知道白天发生的事了。

    “有些事,不知为福啊。”虎娃叹了口气说道“好了,赶紧搓牌,两个姐姐都还等着呢。”

    他催道,把话题给转移开了。

    “是了,我还不知道这两个姐姐的名字呢。”他脸上带着笑容看着刘巧。

    刘巧这才脸色一松,点了点头,笑着指着虎娃左边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说道“这个姐姐是咱们县农业银行的行长黄梅。”

    然后又指着他右边的女人说道“这个是咱们国土局的副局长,南云。”

    在场的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听到他们的这番对话,都知道刚刚那个人的身份大有问题,只是转移了话题,她们就不再多问了,不过看着他的表都变了,特别是南云,看着他的表都充满了惊讶,似乎是在猜测他的真实身份。

    的确,在很多时候,无知的确是福。

    几个人寒暄了几句,又开始打麻将。

    又打了三圈,虎娃的牌技是越来越厉害,三圈就赢了两把,就在这个时候,他对面坐着的孙玉忽然说肚子疼。

    “哎呀,不行,我要去个洗手间,你们先继续啊。”她说着,就款款的起身。

    虎娃顿时眼睛一翻,也嘿嘿笑着站了起来,看着她说道“姐姐,我扶着你去呗,你肚子疼等会滑倒了怎么办啊。”

    他说着,冲着孙玉俏皮的眨了下眼睛。

    孙玉顿时一愣,本能的就想拒绝,顺带呵斥他两句,但是看到他眨眼睛,顿时莫名的心里一突,竟然红着脸点了点头。

    虎娃这才嘿嘿一笑,看了一眼刘巧和两个带着都带着暧昧脸色的女人,站起来妆模作样的扶着孙玉。

    “我有话要跟你说。”

    靠近她,他就轻轻的在她耳边说道。

    在三个女人看来,他则是在调戏孙玉,在她耳边轻轻的亲了一口。

    不愧是商务间,洗手间都相当的大,虎娃一进门,粗略的看了一眼里面的环境,然后一把就把孙玉抱在了怀里,不管三七二十一的就咬着她的嘴唇亲了起来。

    “呜呜···”孙玉想说什么,虎娃却不理会,一把把她的裙子给撩了起来,手直接就伸入了她的两腿之间神秘之处抚摸了起来,柔软细腻,湿润光滑的感觉让他立马就冲动了起来,大家伙顿时一柱擎天。

    “先放开我,我要上厕所,你个小色狼。”孙玉终于把他给推开了,白了他一眼说道。

    虎娃依旧不管,俯下身子,把她粉红色的小裤裤给褪了下来,伸出舌头在她的美腿上舔了一下,这才站了起来。

    “我不管,我现在就要。”

    他说道,一把把孙玉的身子给翻了过来,让她趴在马桶盖上,直接一把把她的裙子给脱了下来,然后把自己的衣服也脱的精光,放在一旁的衣服架上。

    “你,我真的想要嘘嘘。”孙玉红着脸说道,被他刺激的,忍不住已经尿出了一些水,急忙刹住了。

    只是她刚刚刹住,就感觉到一根火热的家伙正在自己下面乱顶着,一只大手也开始在她的胸前抚摸了起来,舒服的感觉让她顿时就有些迷失。

    就在这时,虎娃挺身而入,直捣黄龙。

    孙玉立马就叫了出来,再也忍不住,肚子里的水全部喷了出来,喷的两个人身上全身都是。

    她也终于知道了虎娃的想法,这个家伙竟然是想玩这种东西。

    终于,半个多小时后,云停雨歇,在这种异样的刺激下,虎娃竟然兴奋到了极限。

    “你个不要脸的家伙,真能干出这种事啊。”孙玉趴在他的怀里,眯着眼睛,淋着淋浴说道。

    她现在浑身都在发软,如果不是虎娃把她紧紧抱着的话,她怕是都站不起来。

    “怎么样,舒服吗。”虎娃嘿嘿笑着说道。

    孙玉点了点头,刚刚她的确是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舒服。

    “舒服就好。”虎娃说道,然后表变得凝重了起来,对着她的耳边轻轻的说道“等会出去了你找个理由离开这里,不要问原因,不要问理由,以后你想要的时候,我们单独见面,不要和她们混在一起了。”

    听到这话,孙玉顿时就有些迷糊,不明所以的睁开眼睛看着虎娃。

    “相信我,我不会害你的,我总是感觉有人在盯着我,我不想让你受到伤害。”他再次咬着她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这些话顿时让孙玉感觉浑身都被一股暖流给包裹了,从小到大,还从来没有一个人这么为她着想过,看着虎娃,她的眼神里充满了爱意。

    这一刻,她才算是真正的被虎娃给征服了。

    感觉到她紧紧的抱住了自己,虎娃不由一愣,说道“怎么了。”

    “没怎么,就想好好抱抱你。”孙玉一脸幸福的说道。“你为啥要这么对我好啊,我什么都没有,残花败柳一个。”

    她说着,脸上带着一丝暗淡,只是她的脸贴在虎娃身上,虎娃看不到。

    不过虎娃感觉到了她的失落,轻轻的在她的头顶亲了一下,说道“你是我第一个想要天天见到的女人,我这么说你信吗。”

    “不信。”孙玉立马说道,不过脸上却带着更加幸福得意的表。

    她心里是信了,女人,都希望能在自己喜欢的男人心里有独一无二的位置。

    说着,她忽然滑着身子蹲了下去,在虎娃发呆的时候,一口把他已经疲惫的家伙给含进了嘴里允吸了起来。

    虎娃一愣,干脆就闭着眼睛好好享受。

    等到两个人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衣着整齐,表柔和,如果不是孙玉的头发还有一丝吹风机没有吹干的水迹的话,别人根本看不出来他们刚刚在里面发生了什么。

    “哟,还玩的重口味啊。”那个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南云顿时就冲着他们不怀好意的笑道。

    虎娃打了个哈哈,没说话。

    就在这时候,孙玉的寻呼机忽然响了,她拿起来看了一下,顿时脸色就变了,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说道“几位,我怕是要先走了,我家那位传唤。”

    说着,冲着几人歉意的一笑,然后匆匆的就拉开房门走了。

    “她倒是跑的快。”南云顿时撇了撇嘴说道。

    对于孙玉,她一直不是很喜欢,不仅仅因为她是个小三,还因为她比自己漂亮,她是个嫉妒心很强的女人,看到她就忍不住想要损她几句。

    “不走怎么,让你白她啊,好了,姐姐不说她了,我们继续打麻将。”虎娃哈哈一笑,为孙玉开脱。

    南云撇了撇嘴,没有继续说话了,坐下继续打麻将。

    只是这个时候,她的手明显不安分了起来,总是左手摸牌,右手则是已经伸到了虎娃的大腿上轻轻的抚摸了起来,虎娃原本已经软化的家伙被她挑逗了一下,顿时再次变得坚硬如铁。

    不过他也不动声色,他知道,现在还不是时候。

    麻将又过了一轮,虎娃感觉到自己的另一条腿上也多了一只手,不由一愣,看向自己右边的黄梅,却看到她的脸色一表如常,好像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

    “佩服了,这女人才算得上是真的淡定啊。”他心里无奈的叹道。

    就在这个时候,他感觉到一条腿也从前面伸了过来,不断的在蹭着他的小腿。

    终于,让他担心的事发生了,两只手相遇了,然后都碰到了那只脚,然后,除了虎娃,三个女人都愣住了,很快,桌子上又变成了八只手在打麻将。

    又过了一轮。

    虎娃把嘴巴张的大大的,说道“不行了,我不行了,我先进房子里小睡一会。”

    他说着,就起身往卧室里走去。

    他刚刚进了门,黄梅就站了起来,说道“我进去和他说点事。”

    然后也跟了过去。

    虎娃还没走到床边上,就感觉到门开了,回头看到是黄梅,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她一把给抱住了。

    “嘘嘘,不要说话。”看到虎娃想说话,黄梅顿时就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然后流利的解开了虎娃的裤裆。

    什么叫做闷骚,虎娃终于感受到了。

    见到虎娃的大家伙,她明显也愣了一下,不过还是没说话,张口就允吸了起来。

    虎娃顿时舒服的浑身都颤抖了起来。

    她自己折腾了一会,或许是感觉到累了,就站了起来,很干脆的一把把虎娃给推倒在床上,撩起自己的裙子,露出一个黑色的小裤裤,麻利的脱掉,就朝着虎娃身上坐了过来。

    从始至终,她都一句话不说。

    虎娃刚刚反应过来,他的大家伙就已经被吞了下去,而且几乎是全根覆没。

    他舒服的立马就长呼了起来。

    “姐姐,···”

    虎娃刚想说话,就被黄梅狠狠一瞪,说道“不许说话。”

    然后在虎娃发呆的时候,她就疯狂的运动了起来,像是一个饿极了的老虎忽然见到了肉一样。

    虎娃上过的女人不少,但是她这么疯狂的还是第一个碰到,顿时先是有些不适应,然后就疯狂的迎合了回去。

    十几分钟,半个小时,四十分钟过去了,黄梅丢了四次身子了,终于露出了满足的笑容,闭着眼睛养了一会神,同样是一不发,起身穿上自己的小裤裤,身形有些摇晃的走了出去。

    虎娃则是就光着身子躺在床上发呆。

    今天晚上,他感觉自己像是一个应召牛郎,他知道,黄梅走了以后南云肯定会进来的。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南云走了以后,第二个进来的人竟然是刘巧。

    她一进来,看到躺在床上的虎娃,顿时就兴奋了起来,毫不犹豫的就骑了上来。

    “怎么样,刚刚那个**够厉害吧,别看她平时文文静静的样子,其实骨子里骚透了,只是她还总是想要装清高,所以才把自己整成了这幅样子。”

    她骑在虎娃身上说道,一边伸手脱了自己的衣服。

    听到这话,虎娃不由的点了点头。

    刘巧对黄梅的评价,十分的中肯,不偏不倚,和他心里想的一模一样。

    “她的确够疯狂的,如果不是我,换一个男人,怕是真的伺候不了她。”他说道。

    刘巧嘿嘿一笑,不说话,低头在虎娃已经擎天的柱子上亲了一口,然后就自己上马,运动了起来。

    她是熟门熟路,很快就进入了状态,虎娃也是尽力迎合。

    对上床这种事,他没有任何反感,既然没有任何选择,他就索性放开去享受。

    他知道,今天晚上是一个特殊的晚上,只要今天晚上他能把这几个女人给伺候好了,或许明天,他的公司就能开业。

    半个小时后。

    “好弟弟,姐姐今天实在有些状态欠佳,先走了,偷偷的告诉你一下,外面那个**,才算是真正的骚,在她身上,你完全不用留,放手去搞就好。”

    她说着,冲着虎娃眨了眨眼睛,然后转身就走。

    虎娃没说话,长呼了一口气,无奈的摇了摇头。

    “妈的,真把老子当成了应召牛郎了。”他想着,心里却在思考自己下一步的路要怎么走。

    搞定了这几个女人,公司前行的路上基本是没什么问题,资金的事他现在已经不是非常担心了,有了吴六的百万家产,他只用再弄几百万就好。

    对于钱这种东西,他现在有种很淡然的感觉,感觉并不用费很大的力气就能弄下。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门被推开了,南云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虎娃赤身**的靠在床上,顿时就舔舔舌头笑了。

    “你真猛啊,三个**都把你给放不倒,难怪刘**那么喜欢你。”她笑着,直接爬上了床,跪在穿上,竟然沿着虎娃的腿一路晚上亲了过去。

    虎娃无奈,他心里清楚,这就是女人之间的友。

    在你面前,亲如姐妹,在别人面前,视你如仇敌,恨不能骂死你。

    “姐姐你放心吧,即便你晚上不想走了,我都能坚持下来。”他笑着说道,心里却在想着,怎么把这个女人给征服了。

    正沉迷在肉欲之中的南云听到这句话,顿时抬起头嘿嘿一笑。

    “那最好了,这么大的家伙,姐姐还是第一次见到呢,如果不好好爽透了,简直是对不起自己啊。”她笑道,两只手抓着虎娃的大家伙,低头就允吸了起来。

    她的动作很娴熟,显然经常做这种事,弄的虎娃舒服的浑身都在颤抖,紧紧的压着她的脑袋。

    慢慢的,虎娃终于知道刘巧为什么说以在这个女人身上放开手的搞了。

    “快点,快点,后面,后面,舒服···”她趴在床上,摇着自己的屁股,大声的叫道,虎娃的家伙在她的身体里,她自己则是伸手在自己的后门。

    看到这一幕,虎娃立马感觉浑身都来了精神。

    立马提枪上阵,顺着她的后门就进攻了过去,她那里显然也是被经常开发的,并不是很紧凑,虎娃并没有用多少力气就进入了,这是他第一次成功的进入这个地方,心里和生理的双重刺激顿时就让他舒服的浑身再次颤抖了起来。

    半个小时,四十分钟,一个多小时的时候,虎娃这才停了下来,这个时候,南云已经完全瘫软的趴在了床边上,浑身一点力气都没有。

    看到她这个样子,虎娃的伸手在她的背上揉了揉,却被她狠狠的呵斥了一句“走,离我远远的,快点,给我走,有多远走多远,滚,立马给我滚。”

    看到她好像忽然变了一个人一样,虎娃不由一愣,不过也没说什么,穿上衣服转身就走出了门。

    到了客厅,果然看到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意料之中的,那三个女人再舒服完了以后都走了,原本他以为最后留在房间里的人会是他,但是他没想到的是,他竟然被赶了出去。

    “妈的,等老子发达了,一定让你们这群女人一个个都趴在我脚底下长征服,竟然敢这么对我,妈的,狗屎,哼。”他心里愤愤的骂道,然后无奈的摇了摇头,推开门走了出去。

    刚走出门,他就看到木风正靠在楼道里一脸笑容的看着他,不由一愣。

    “你在这里多长时间了。”他看着他问道。

    “两分钟,一直在等你出来,怎么样,舒服了吧。”他笑道。

    虎娃无奈的摇摇头,说道“不说这个了,走吧,我想找个地方好好安静一会,是了,你饿吗,我们去吃饭。”

    听到他的话,木风一愣,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我正好饿了,走吧,我刚刚无聊的时候无意中看到这个饭店里竟然有十全大补汤,我们下去吃点吧。”他嘿嘿笑着看着虎娃。

    虎娃一愣,也笑了笑,点了点头。

    大龙饭店,前三层是吃饭的地方,楼上才是客房。

    “什么,没饭了,没饭你们开什么饭店啊。”虎娃一听竟然没饭了,顿时就看着眼前的女服务员吼道。

    看到虎娃气质不凡,旁边的经理急忙走过来说道“不好意思啊,先生,现在已经九点四十了,厨师都下班了,非常抱歉。”

    “好吧。”虎娃无奈的说道。“那我现在到哪里还能吃上饭啊。”

    他问道。

    “您出了酒店的门,左边走一百米就能看到一个夜市,如果你不嫌弃的话,那里的饭也挺不错的。”经理立马说道。

    虎娃点了点头,就和木风转身往夜市走去。

    对夜市,他并没有什么反感,反而很喜欢那种环境。

    “这个男人长得真帅啊。”他没有注意到,他的背后,刚刚给他说话的那个女经理的眼睛里正在泛着桃花。

    走到夜市,虎娃也对这里有了一些印象,看着夜市后面的一条街,不由就愣住了。

    “怎么了,你不是饿了吗,赶紧走啊,弄点烤腰子什么给你补补。”木风调笑着说道。

    虎娃嘿嘿一笑,指着也是后面那条街说道“知道这条街是做什么的吗。”

    木风一愣,摇摇头。

    “就知道你不知道。”虎娃有些得意的说道“这条街啊,如果不是本地的人,根本不知道的。”

    “只有大龙县城的人才知道,大龙县城有两条路最有名,一条是麻将路,钱来麻将馆没了,吴六死了,那条路就没了。”他说道吴六死了这件事的时候,表很淡然,仿佛和自己没什么关心一样。“还有一条街就是这条了,红灯街,听名字你都应该知道这条街是做什么的了吧。”

    “屁话。”木风说道,眼睛就已经亮了。

    他也不是一个安分的人,立马就推着虎娃说道“走走,赶紧吃饭,吃完饭了我们去街上转转,身为国家的工作人员,我必须要对这些隐秘的地方有足够深的了解。”

    他说着,一脸的义正辞。

    看着他的样子,虎娃真想一口唾沫吐到他脸上还不让他擦。

    两个人去吃了一些烧烤,当然,期间还发生了一点故事。

    木风这个家伙,竟然点了两斤的烤羊腰,味道还很不错,就着啤酒,虎娃不知不觉的竟然吃掉了其中的大多数,吃完了才感觉有些不对劲。

    “我说你害我啊,快两斤的羊腰子,你想烧死我啊。”虎娃瞪着他说道。

    木风嘿嘿一笑,说道“我这不是怕你劳累过度了,给你补补嘛,用得着那么大火气吗。”

    “我很好,不用补。”虎娃强压着火气说道。

    他现在还不能和木风翻脸。

    吃完了,走在路上,虎娃就已经体验到了这些羊腰子的厉害,他现在感觉浑身都燥热的不行,下面的大家伙早就已经硬的和铁棍一样,在裤裆里顶的生疼。

    “妈的,不行,非要找个女人下下火不行,不然的话,一会就要被烧死了。”

    他心里想着,眼睛就开始四处瞄了起来。

    又走了一大截,一路上看到的站街女倒是不少,开着红灯的小房子也多的是,是这些他都没进去,关键是那些女人他看一眼就没兴趣了。

    和南云几个女人上床,他是没办法,没有选择。

    现在,他花钱找子,有的是选择,自然不肯让自己受一点委屈。

    他的本意,是找一个洗浴广场,到里面冲个澡,然后按个摩,然后好好享受一番,只是走着走着,他忽然停了下来。

    因为他看到一个按摩店里,几个打扮的朴素的女孩正坐在里面,其中年龄大的看上去有三十出头,年龄小的看上去只有十几岁,最关键的是,她们的脸上都带着心不在焉的神色。

    一个光头的男人站在她们背后抽着烟发呆,脸上的一道长长的疤痕在灯光下显得有些骇人。

    “走,我们去这家看看去。”虎娃说着,脚步已经动了起来,往那边走了过去。

    木风一愣,急忙跟上,看到他要去的地方,再看到那个光头男人,眉头不由轻轻皱了一下。

    “你好,来,里面坐,小兄弟,你是按摩的还是来找子。”看到他进来,那个年龄稍大的女人顿时就迎了上来,冲着他笑着说道。

    听到她这么干脆,虎娃就直接说道“我是想呢,先按个摩,然后再说,刚吃了点腰子,身上烧的难受,这几个,都是你们这里的服务员啊。”

    他说着,眼睛在眼前的三个女孩身上扫过,扫过那个最小的女孩时,明显能感觉到她的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

    看着她那张虽然扑满了粉,看不出真容,但是明显能看出还略带青涩的脸,虎娃不由的心里猛地抽了一下,不由的心里就有些烦躁。

    “你多大了。”他直接冲着她喊道。

    “十七,不,十八了。”女孩说道,急忙改口。“你放心,我已经成年了。”

    虎娃眉头不由一皱,他几乎以肯定,这女孩绝对没成年,她肯定是十七不是十八,顿时就摇摇头看向她身边同样脸上扑满了粉的女孩问道“你呢,多大了。”

    “二十一。”这女孩回答的很干脆。

    虎娃点点头,然后看着最先给自己说话的女人,问道“她们是不是都会按摩。”

    “会,会,她们都会,我那个小女儿,还是个处呢。”她悄声的在虎娃耳边说道,只是听到这话,虎娃不由的眉头就皱了起来,点了点头。

    “那你呢,你会不会按摩。”他看着女人问道。“你放心,钱不是问题,今天晚上你们什么生意都不用做了,伺候我们哥俩就好,她们姐妹两个,加上你,给我按摩,让你那个女孩照顾我那个兄弟,今天晚上,我一共给出六百块,你看以吗。”

    女人原本显然是不愿意,但是听到六百块之后,立马就点头说道“以,以,没问题,当然没问题了,请问你是要在这里按摩呢,还是你说地方,我们去。”

    “让我看看你们这里的环境吧。”虎娃说道。

    “好,好,光头,带路。”女人顿时冲着那个光头男人说道。

    虎娃看的分明,光头男人听到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明显闪过了一丝挣扎,拳头狠狠的攥了攥,但还是放开了,转身打开了后门,做出请的姿势。

    虎娃看了一眼木风,然后嘿嘿一笑,跟了上去。

    穿过一条走廊,到了一个还算新的房子里,房子不大,有二十多平米,一张大床,一个洗手间,一张桌子,然后就什么都没了。

    床上铺着一张白色床单,看上去很干净。

    “好,就在这里了,不错,我再给你加五十块钱。”他立马说道,女人立马忙不迭的点头。“好好,谢谢您了,老二,老三,赶紧上服务了。”

    她立马冲着背后的两个女孩喊道。

    虎娃听的清楚,她在小声的训斥两个女孩“都记好我教你们的,敢出问题,我打死你们。”

    不由的眉头就松了下来,明白了一些什么。

    光头显然也听到了这些话,眉头也狠狠皱了一下,只是瞬间就放松了。

    虎娃一直看着他的表,看到这一幕,不由轻轻的摇了摇头。

    “我们等会见啊。”他冲着木风喊了一句,嘿嘿一笑,然后直接就躺在了床上。

    这时候,两个女孩和女人也走了进来,光头男人则是眉头一皱,走了出去。

    虎娃看的出来,他对自己张了几次口,想说什么,是都没说出来。

    不由的再次摇了摇头。

    “那个,你,说自己十八的那个,你过来,坐到我左边来,那个二十三的,你坐到我右边来。”他立马就冲着两个女孩喊道,然后看着那个女人说道“腰子烤的,下面硬的厉害,你先给我弄弄吧。”

    他说着,眼睛根本都不去看那个女人,只是看着身旁的这两个女孩。

    女人听到这句话,明显愣了一下,但是想到了六百块,还是乖巧的爬上了床,缓缓的解开虎娃的裤子,当她看到虎娃的擎天巨柱的时候,顿时就吓了一跳。

    “我的天,竟然这么大。”

    虎娃嘿嘿一笑,伸手压着她的脑袋就往自己的大家伙上去。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