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六十六章 要么拼爹,要么拼媳妇936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六十六章要么拼爹,要么拼媳妇

    听到他如此兴奋的一句话,虎娃不由一愣,奇怪的看着刘殿德,心里有些打鼓,不知道他把自己举得这么高,又是唱的是什么戏。

    “你不知道吧,花月的母亲,是咱们副省长玉山楼的亲妹妹。”刘殿德笑着说道。“你这次见义勇为的事,我想咱们副省长现在已经知道了,你放心,他肯定会嘉奖你的。”

    他说着眉目间的喜悦都快遮瑕不住了。

    虎娃顿时明白了,他现在的身份是县委书记秘书,他救了花月,这个功劳的大头肯定是在上级的身上,也就是说,刘殿德是这次事最大的受益者。

    “啊,这个,不用了吧,我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我相信,如果不是我碰到了花月,而是其他人市民碰到了,也一样会伸出援手的,我只是做了我身为一个人应该做的事而已。”虎娃立马就说道。

    越是这个时候,他就越要让自己低调的高调起来。

    他需要在不得罪刘殿德的前提下还让花满楼对自己不产生反感,这是个技术活。

    听到他的话,刘殿德和花满楼都愣住了,花月和孙巧也愣住了,在场也只有背后的木风第一时间就听出虎娃的想法了,轻轻一笑摇了摇头。

    “好,好,好,这番话说的真好啊,是的,不管是任何一市民,碰到这种况都会出手援助的,只是,现在这个事落在你身上了,你就安然的受下吧,谁不喜欢功劳多啊。”刘殿德再次说道。

    花满楼也轻轻一笑,说道“是啊,不管任何况,小女是因为你的援助才得以回家,所以,于于理,我都必须要表示一下的,这样吧,你们不是就快要下班了吗,我请你们去吃饭,就当是我聊表心意了。”

    “这怎么好意思呢。”刘殿德急忙推辞。“虎娃他是公职人员,是人民的公仆,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怎么能拿人民的好处啊。”

    这句话说的是十分有水平啊,如果不是花满楼这种在官场上场都混迹了很久的人,还真的听不出来他话里的意思。

    顿时就哈哈一笑,说道“老哥啊,咱也不是外人,你就不要推辞了,如果不是你这位勇敢的秘书仗义的话,指不定我女儿现在还在歹人的手上呢,救命之恩如同再造,如果不让我好好感谢一下他的话,我会终生愧疚的。”

    “同时我也要好好感谢下老哥你啊,如果不是你有这么一个好秘书的话,我怕是,怕是这会,哎,不说了,走走走,吃饭去,不去就是不给我面子了啊。”

    他把话说到这个份上,谓是已经说圆了,不管是谁都挑不出什么毛病了,顿时,几个人就有说有笑的往外走去。

    花满楼和刘殿德在最前面走,紧接着是他夫人还有另一对中年夫妇,还有花月和孙巧,保镖在两边,虎娃和木风紧紧跟在最后面。

    “我说你是不是真会什么妖术啊,这两个丫头怎么光来感谢我不感谢你啊,那天明明是你出了大力的,她们怎么好像不认识你一样。”虎娃一边走一边小声的对木风疑惑的问道。

    木风顿时神秘一笑,说道“要么怎么我就只是个保镖呢。”

    “说正经的。”虎娃立马打断他。

    “好吧,这么说吧,难道你想光头的身份暴露了吗?”他问道。

    “不想啊。”虎娃立马说道。

    好不容易才碰到这么一个高手手下,定金的付了,他不想失去。

    “那不就结了,所以啊,我和那两个小丫头达成了一个协议,我以你的名义借给他们五百块钱,她们不能把我的身份还有那天发生的事如实说出去。”木风很淡然的说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不由就能想到那天发生的一幕。

    肯定是孙巧和花月都不同意他的说法,然后他又很从容的拿出他那个红本本一脸教育的样子说出一番“我是国家机密人员,里面的人身份特殊,涉及到危害国家安全的事,要由我们特殊部门秘密处理。”

    等等之类的一番废话屁话谎话。

    然后两个,不,三个小丫头就轻松的被他给连哄带骗的搞定了。

    “不对啊,那天你给我说的不是五百啊。”虎娃忽然想到这么个问题,问道。

    “你傻啊,我那天给你说的是实给数目,今天给你说的是要你报销的数目,多出来的是利息,还要劳务费。”木风立马说道。

    虎娃无语,快步往前走去,不想理这个家伙。

    “喂,你到底给不给我报销啊。”木风很没品的喊了一句,声音有些大,结果走在最前面的花满楼和刘殿德都愣住了,纷纷驻足,回头去看,他们一停,跟在他们身后的人自然就停下来了。

    “报销什么啊,小刘,要报销什么回头把发票给了财务的李科长就好嘛。”刘殿德腆着笑脸笑着说道。

    虎娃顿时一愣,急忙说道“我知道了。”

    刘殿德这才冲着花满楼笑了笑,然后用手指了指虎娃,才往前走去。

    只是细心的虎娃很敏锐的注意到了,花满楼不经意的看向木风的眼神不是恐惧,也不是疑惑,而是复杂和无奈。

    顿时他的心中就生出了无尽的波澜,看向木风,却看到他的脸上一点波动都没有,不由轻轻摇了摇头,他知道,花满楼肯定认识木风,而且,还有一定的关系,不然的话,不会把他当做透明人的。

    他背后的几个人也一定已经被他打过招呼了,所以也没问关于木风的一个字。

    “听到了没,想要我报销,给我拿发票来,没发票怎么报销啊。”他看着木风打趣的说道。

    让他没想到的是,木风立马笑着给他来了一句“早就准备好了,还有这几天加油的油钱,发票都准备好了,就在车上呢。”

    虎娃顿时无语,心道,这个家伙果然是官场上混下来的,太奸诈了。

    因为虎娃现在的身份不同了,所以在出发的时候当然不能再坐木风的越野车了,而是坐上了刘殿德的车,一辆黑色的桑塔纳,刘殿德则是坐到了花满楼的那辆黑色的奔驰车上去了。

    这就导致,刘殿德的车上只有虎娃和他那个四十多岁的司机。

    “来,老哥,抽烟。”虎娃一上车,就笑着脸从口袋里掏出自己今天早上就买了装在口袋里的中华烟,拿出一根给司机递了过去。

    这司机跟着刘殿德的时间长了,早就是个老油条了,知道虎娃的身份,也不做作,伸手就拿过了烟咬在嘴上。

    “不错嘛,中华啊,肯下这么大的本,看来你是个有心人啊。”司机笑着说道“给你介绍下,我叫王大头,跟了咱们刘书记五年了。”

    “是嘛,那你真行啊,我叫刘虎娃,今天才跟了刘书记,以后还请王哥多多关照啊。”虎娃立马就笑着冲他说道。

    司机顿时就摆摆手,说道“关照谈不上,只能说咱们俩互相关照。”

    他说着,神秘一笑,问道“是不是想知道咱书记和那个花老板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呀,王哥,你简直是神了,你怎么知道我想问这个问题啊。”虎娃立马就眼睛一亮,恭维的说道。

    他的确是想知道这个问题,好进一步的判断等会上了酒桌以后要怎么说话才合适。

    “王哥啊,你看,我也不抽烟,这烟放到口袋里都给揉了,这半包烟你先装着,等明天了给你拿上一包整的。”

    他说着,就把手上还有多半盒的中华烟往司机王大头的手上送了过去。

    王大头脸上一喜,嘴上却很淡然的说道“也对,这么好的烟,揉了都惜了。”

    说着,就从容的接了过去,装进了自己的上衣口袋里。

    虽然他是县书记的秘书,平日里碰到的中华烟也不少,但是大多都是硬盒的,不像虎娃拿的这种软包装的,他是好烟的人,知道这是好东西。

    “其实啊,这些事也没那么神秘,我这么给你说吧,你知道咱们书记为啥能升迁的这么快吗。”他一边开车,一边看着虎娃笑着说道。

    虎娃立马就一脸谦虚的说道“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王大头脸上带着一丝神秘的笑容说道“这事啊,其实知道的人不少,但是和我一样知道的这么明白的,就不多了,从今天起,你也不是外人了,就给你说说吧。”

    他说着,顿了一下,拿出一根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才一脸炫耀的说道“咱们书记啊,我跟着他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副镇长,但是呢,他运气好啊,娶了一个好媳妇啊。”

    听到这里,虎娃顿时明白为什么刘殿德对媳妇那么怕了,原来,外面说的都是真的,他真的是靠媳妇上位的。

    想着,他也不说话,就看着刘大头,听他继续说。

    “其实说实话,他那个媳妇,要我我都看不上的,长的还算以,身材特别的棒,但是脑袋却有点不正常,当然,我给给你说这话你不敢告诉人啊。”

    他说着,很认真的叮嘱了虎娃一句。

    在背后说领导的坏话,这是大忌讳。

    “我明白,我明白,王哥,你尽管放心,小弟我现在和你在一条线上拴着呢,再说了,咱俩之间没什么牵扯啊。”虎娃立马说道“要说你是前辈,我应该跟你多学习才行啊。”

    谁都喜欢听好话,听到他这话,王大头顿时就有些飘飘然了。

    “也对,你当你的秘书,我当我的司机,咱俩井水不犯河水,算了,我和你说那些事做什么,给你说正经的吧,咱们领导媳妇的爹,是咱们省副省长的女儿,”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有些迷糊了。

    “不对啊,我刚刚听咱们领导说,副省长的女儿不是那个花满楼的媳妇吗。”他疑惑的问道。

    王大头立马就一副你个白痴的样子看着虎娃,说道“你是猪啊,咱一个县都好几个副县长,这大的一个省,能只有一个副省长啊,和你说话我怎么感觉我的智商这么优越呢。”

    虎娃沉默,对于这句话,他真不知道怎么接,他说出那句话也后悔了,知道自己犯了个常识性的大错。

    “不过这也正常,像你这种刚进来的人很容易犯这种错误,给你说吧,咱们领导的媳妇,是主管税务和司法的副省长王爱国的女儿王丽丽,而且啊,咱们王副省长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儿。”王大头继续说道。

    虎娃到现在才算是彻底明白了刘殿德的秘密,心中顿时释然了不少。

    只是王大头却好像说上瘾了,继续说道“所以啊,我给你说,你就好好干吧,这年头,想要升官,要么拼爹,要么拼媳妇,咱这两样都没有的,就乖乖的干活吧。”

    他这句话,虎娃是深有感触,不过他却没有再说什么了。

    此刻,他的心里已经开始思索等会要怎么在花满楼和刘殿德之间打游击了。

    吃饭就在大龙酒店三楼的包间里。

    这一顿饭,虎娃吃的是十分的纠结,既要敷衍刘殿德,又要防备花满楼的问题,还要看花月的颜色。

    等到他从酒店里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满头大汗。

    “现在我们去做什么,还去红灯街?”出了门,木风就看着他笑道。

    他虽然没有跟着进到包间里,但是里面的形他是以预料到的,他知道虎娃肯定不好受。

    “去个屁啊,我现在感觉自己快要死了,赶紧走,好不容易脱身了,等会被那两个丫头给捉住了,又有麻烦了。”虎娃说着,就急匆匆的往外走。

    木风愣了一下,哈哈一笑,跟了上去。

    “那我们去哪里啊,去你宿舍?”他问道。

    听到这话,虎娃愣了一下,眼睛一翻,想了想,说道“不行,我去宿舍的话,那两个丫头肯定能找到我,是了,我知道去哪里了。”

    他说着,忽然几乎是玩命的往街上跑去。

    “喂,我的车在这边。”木风冲着他喊道,就感觉到背后有些不对劲,回头,就看到花月和孙巧从酒店里走了出来。

    “啊,你们好啊。”他干笑着冲着她们打了个招呼。

    “不好,虎娃呢,我刚刚还看到他在这里啊。”孙巧立马就看着他问道。

    木风沉默,他终于知道虎娃为什么跑了,这丫的,现在看到这两个女孩就好像是看到了鬼一样,贼怕贼怕的。

    “啊,喔,他啊,走了。”木风立马说道,帮虎娃扯了个慌。

    只是对他的话,孙巧明显是不相信的。

    “走了?去哪里了啊,你是他的保镖,肯定知道的。”她喋喋不休的问道。

    木风沉默了一下,说道“能回宿舍去了吧,我刚刚没留神,光注意看你们了,也不知道他去哪里了,只知道是去那边了。”

    他说着,用手指着虎娃刚刚离开的方向,很轻松的再次把他给出卖了。

    这主要是因为,他必须立马跟上去,以保障虎娃的安全。

    “见鬼,那你赶紧带我们去找他啊。”花月立马就着急的说道,就想往那边跑。

    木风急忙挡在她们面前说道;“两位大小姐,我想你们现在还是先别去找他了,我感觉,他对你们好像有点害怕,刚刚就是看到你们来了,才跑了的。”

    “什么,怕我们,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我只是想找他麻烦而已。”孙巧说着,也感觉自己有些口误了,急忙改口“不是,我只是想要感谢他而已,又不是想要找他麻烦。”

    木风沉默,简直是无话说。你自己都说要找人家麻烦了,人家见了你不跑才怪呢。

    他们不知道的是,这个时候,虎娃也遇到麻烦了。

    本来,他是准备去找王晓梦的,但是刚刚走到一条无人的街上,就被两个混混给堵了。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他立马就警惕的问道。

    听到他的话,几个中的一个立马就笑了起来,说道“我们是什么人,你看我们像是什么人,小子,不和你说废话了,识相的就赶紧把钱给我拿出来,不然的话,哥几个不介意让你吃点苦头。”

    他说着,还挥舞着手上的一根棍子,透过微弱的路灯虎娃能看到他脸上狰狞的光芒。

    顿时,他心里也有些怕了。

    “我了个去,木风,你这会死哪里去了,平时不用你的时候你总是在屁股后面跟着和苍蝇一样,现在用你了,你就不见了。”他心里吼道,不断的看着自己来时的方向,就期待着木风能忽然蹦出来。

    嘴上也急忙说道“我警告你们,我是咱们县书记的秘书,刚刚才从大龙酒店吃饭完了出来,你们现在赶紧让我走,还就罢了,如果不然的话,公安局长肖勇你认识吗,你们今天整了我,明天我让你们在这县里一天都呆不下去。”

    听到他的话,几个混混明显犹豫了。

    他们的确是看着眼前的人从大龙酒店出来才一路跟到现在的。

    只是没想到,这个人竟然还有这番身份。

    “如果这样的话,马哥,这的确有些麻烦了。”一个混混立马就有些怯了,看着带头的老大说道“我一家老小都在县里,我不想逃亡。”

    带头的老大也犹豫了,看着虎娃,咬了咬牙还是说道“一不做二不休,哥几个,你们就能保证今天晚上咱不收拾他明天他就能放过咱们啊,动手,把他给扒了,当官的没几个清白的,兴许还能从他身上搜出点什么,那样也好作为证据,他才不敢收拾咱们。”

    他这么说,几个小弟也感觉有道理,立马就朝着虎娃围了上来。

    “我警告你们,如果你们敢动手的话,我一定不会让你们好过,包括你们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虎娃这时候也不怕了,指着他们就吼道。

    几个混混愣了一下,然后带头的老大顿时就大笑了起来,说道“不用吓唬人了,今天晚上,就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大不了哥几个一不做二不休把你给弄死扔到河里去,谁jb知道是我们干的。”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冰冷的声音忽然从他们背后传了过来。

    “十秒钟,全部给我跪下,不然的话,一人断一条胳膊。”

    这个声音无比的冰冷,好像是来自于地狱中一样,让虎娃都感觉浑身一阵森寒。

    几个混混当然也被吓住了,回过头,就看到一个光头的中年人正在朝他们缓缓的走过来,他的步子很慢,嘴上还叼着烟,透着路灯能看出他脸上的表十分的淡然。

    “你是谁,别在这里装神弄鬼的,识相的就别多管闲事,给老子滚。”混混带头的老大立马就冲着他吼道。

    只是他的话音刚落,光头的身影已经到他面前了,然后就听到咔嚓的一声,他的一根胳膊就已经吊在了肩膀上。

    “啊,啊,啊·····”

    带头的混混愣了一下,才想起疼,顿时倒在地上大喊了起来。

    身旁的几个混混看到他这么心狠手辣,顿时就想跑。

    “谁敢跑,两条腿打断,你们只有三个人了,相信我,一定比你们快。”他再次说道,把嘴上的烟扔到地上,缓缓的踩灭,简直是无比的装逼。

    只是几个混混却一个都不敢动了。

    看着还躺在地上大声叫唤的老大,他们完全相信这个光头男人的话。

    “对不起,我提前来报道,只是你放心,我不会给你多要工资的。”光头男人看着虎娃咧开嘴一笑,说道。

    虎娃也笑了,看着他说道“该给的还是要给的,还好你来的早,不然的话,我怕是就要倒霉了。”

    他说着,然后就走到了躺在地上呻吟的男人面前,抬起脚就朝着他那根已经松垮的胳膊上踩了过去。

    “你不是想要一不做二不休吗,你信不信,我让你全家都去西天取经。”他说话的时候,脸上带着十足的笑容,只是,却没人笑的出来,包括光头男。

    因为他能看出来,眼前这个人比前两天他见到的时候又强了一分,他刚刚那一脚,看似轻,但是却已经把躺在地上混混的胳膊骨头给踩碎了,这份力气,即便是比他,也不遑多让啊。

    不由就古怪的看着他,有些不明白他为什么刚刚那么胆小。

    他不知道的是,虎娃如果不是踩了这一脚,也不知道自己的力气原来这么大了。

    “啊,啊···求你了,求你了,我是孙子,我错了,我是王八蛋,爷爷,你饶了我吧,你饶了我吧,我错了,真的错了。”地上躺着的混混顿时就大叫了起来,疼的满脸都是汗水,看着虎娃的脸色满是求饶。

    虎娃不由冷笑,说道“现在才想起求饶,晚了,木风啊,既然来了就出来吧,把你的刀借给我用下。”

    他头也不回的看着背后说道。

    顿时,几个人就看到不远处的暗影里走出来一个年轻人,目光冷峻。

    “你们很大胆,相当大胆,竟然差点伤害了我师弟,最重要的是,差点让我的任务前功尽弃,你们简直是找死啊。”他说着,手上忽然出现了一把锋利的匕首。

    但是就在众人以为他要做什么的时候,他忽然把手上的匕首交给了虎娃。

    “师弟,还是由你来吧,放心吧,出了事,师兄给你担着,师兄我是有杀人执照的。”

    他的前半句话,让几个混混狠狠松了口气,但是后半句话就让他们顿时都快哭了,顿时一个个都跪了下来。

    “这位哥哥,爷爷,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上有老下有小的,你就饶了我吧,我保证,以后再也不敢了,你只要不断我的胳膊,不然我去坐牢,让我做什么都行啊。”

    有一个带头,顿时其他两个人也都跪下了,看着虎娃就一脸的求饶。

    他们只是小混混,哪里见过这么大的场面啊。

    虎娃顿时就冷哼一下,把匕首往他们面前一扔,说道“让你们坐牢对我没什么好处,断你们的胳膊也太残忍了,你们放心,我是很仁慈的人,一人切一根指头,然后抬着这个死猪,滚吧。”

    他说着,脸上的表淡定,从容,好像是说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样。

    顿时让木风和光头的脸上都产生了一丝凝重,他们都发现,自己要在心里对眼前这个青年重新定位了,他的手段和处理事的手段已经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听到这话,几个混混你看他,他看你,最后都点了点头,其中一个带头,毫不犹豫的拿起刀子就割了自己的手指头,割了,还愣是咬着牙不发声,其他几个混混也都跟着做了,都没发声。

    就在他们准备抬着地上的人走的时候,虎娃把他们叫住了。

    “这些钱,拿去包扎吧,指头拿上,找个好医院,兴许还能连上,去吧。”

    他说着,把手上的一把大概有一两千块钱抓成一把朝着最先切指头的那个混混扔了过去。

    钱团落地,铿锵有声,更重要的是,把几个混混心底的怨气打散了一半。

    那个混混立马就把钱给捡了起来,冲着虎娃说道“谢谢。”

    然后就准备走,但是却被虎娃又给叫住了。

    “再等等。”

    听到他的话,几个混混再次愣了一下,奇怪的看着他,还以为他要把钱收回来,却看到他又从口袋里掏出了一把钱,大概还是一千多块钱,又掏出来一张两万块钱的存折,走过去送到那个混混的手上。

    “你老大的伤比较重,这点钱怕是也不够,把这个也拿上吧,密码在后面写着,都是出来混的,都不容易,好了,去吧。”

    他说完,这个混混就愣住了,包括那个还在呻吟的都不呻吟了,都惊讶的看着他。

    他们抢了好多人,但是还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把他们打伤了还给钱的。

    “噗通。”

    一声脆响,那个拿钱的混混给虎娃跪下了。

    “谢谢。”他只说了两个字,然后就带着其他两个混混架着他们老大走了。

    整个过程,简直是十分的安静,安静的怕。

    等到他们走了,木风才走过来一脸凝重的看着他说道“恭喜你,收了个死士。”

    “是个汉子。”光头也说道。

    虎娃只是笑了笑,不说话,挥挥手,往王晓梦的家里走去,走了几步,忽然停了下来,看着木风奇怪的问道“是了,我怎么力气变得那么大,那个人的胳膊,被我给踩碎了。”

    听到他的话,木风也愣住了。

    “我怎么知道,也许,是皇帝气功的缘故吧。”他一脸古怪的说道。

    虎娃很认真的点了点头,又问道“那我是不是以练后面的那些功夫了?”

    “靠,你问我啊,你个变态,我只知道怎么教人,不知道怎么教变态,等师姐回来你问她吧。”木风顿时喷道。

    听到他的话,虎娃顿时就沉默了,脸上的神色变得严肃了起来。

    “她,还没回来吗。”他看着他问道。

    “没。”木风说着,脸上的表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哦,我知道了。”虎娃说着,就转身朝着王晓梦的家里走去,只是步履有些沉重,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往回走。

    看到他的动作,木风不由一愣,说道“你怎么了,不去了吗?”

    “不了,她没消息,我心不安。”他说着,叹了口气,往街道上走去。

    木风一愣,也跟了上去。

    “你嘴里说的师姐,是不是柔月那个丫头。”光头跟上来看着他问道。

    “是。”木风点头。

    光头顿时一愣,奇怪的看了一眼前面的虎娃,然后看着木风奇怪的问道“他们两个,什么况。”

    听到他的话,木风顿时就笑了。

    “想不到啊,连你这种人也对八卦感兴趣。”他说道。“不过这个问题我也想知道答案,他妈的,这个变态,如果才几天就能把我师姐那种极品给泡到手的话,我立马拜他为师。”

    “你说话要算数,你这句话,我给你做证人。”光头淡然的说道。

    木风顿时一愣,喷了一句脏话。

    “我靠,我怕什么,我敢叫他师傅,他敢答应吗。”

    “或许他还真的敢,虽然才认识他几天,但是我还没发现有他不敢干的事。”光头还是很淡然的说道。

    木风沉默,他默许了光头的话。

    他也发现了,几乎就没有虎娃不敢干的事。

    这一夜,虎娃彻夜没睡,就坐在大龙酒店的楼顶看星星,木风和光头也坐在他背后,整整一夜,他们两个斗了一夜的嘴,虎娃则是沉默了一夜。

    “她,还没消息吗,都这么长时间了,八天了。”早上,虎娃声音沙哑的看着木风问道。

    木风一愣,然后还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其实你没必要这样的,她一定会没事的。”他宽慰着虎娃。

    只是这句话他自己也不怎么相信。

    这次的任务他很清楚,去非洲一个国家营救一名被恐怖分子劫持的使馆人员,这种任务,八天都没消息,只能说明他们真的碰到麻烦了。

    “嗯。”虎娃点点头,然后朝楼下走去。

    “你没事吧。”木风有些不放心的问了一句。

    “没。”虎娃摇摇头。“只是有些想她了。”

    说完,就下了楼。

    木风一楞,看了一眼光头,无奈的笑了一下,也跟了上去。

    洗了个澡,吃了点饭,让虎娃自己都感觉有些神奇的是,一夜没睡,他竟然没感觉到一丝的疲惫,反而感觉倍儿有精神。

    到了县委大楼,才八点钟,一样是一个人没有,木风和光头坐在沙发上打瞌睡,他则是忙前忙后的收拾屋子。

    “呀,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我问你,昨天晚上为什么没有回宿舍。”

    他正忙活,背后忽然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他一愣,听出来是王茹的声音,顿时就笑了笑,直起腰放下手上的抹布说道“昨天晚上不是有人请吃饭吗,喝多了就没回去了。”

    “哦。”王茹一脸无趣的说道,对于涉及到领导的问题,她自然是不能多问的。虎娃跟着刘书记昨天出去吃饭的事,她是知道的。

    她就要走,忽然又停住脚步说道“是了,昨天晚上有两个女孩到宿舍来找你,还有书记的司机老王跟着,见到你不在就走了,只是看她们一脸气呼呼的样子,好像是要找你麻烦,你要小心了。”

    虎娃还没来得及惊讶,就听到了一阵高跟鞋的声音,顿时心里一突,急忙就小跑几步爬到门上往外看了一下,他记得昨天晚上孙巧就穿的的是高跟鞋,走路的声音和这个差不多。

    一看之下,果然是孙巧,身旁还跟着花月和两个五大三粗的保镖。

    “木风,光头,赶紧起来了,有人砸场子来了。”他立马就冲着沙发上的两位喊道。

    顿时把两个人都给吓了一跳,随即就看到了孙巧和花月两个人走进了门,顿时有些无语,又闷沉沉的坐下了,看也不看他一眼。

    “自己的事自己解决,那是你的家事,我们不好参与啊。”木风阴阳怪气的说道。

    虎娃顿时纠结,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然后腆着笑脸看着眼前的两个一脸怒气的女孩说道“两位大小姐,我们书记还没上班呢,要找我们书记要再等上一半个小时才行啊。”

    “我们不找你们书记,就找你,我问你,昨天晚上,你去哪里了啊。”孙巧立马就一脸质问的看着他说道。

    “我没干什么去啊,我,我在大龙酒店顶上看星星。”他说道,脸上带着一丝惆怅,又想起了还了无音讯的柔月。

    就在孙巧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一阵寻呼机的声音响了起来,虎娃急忙就找自己的寻呼机,却看到木风拿着寻呼机在看内容,脸上的表变得无比的凝重。

    “怎么了,怎么了,是不是师姐有消息了。”虎娃急忙靠上去问道。

    木风点点头,说道“她回来了。”

    “回来了,是吗,她还好吗,她在哪里啊。”虎娃一脸兴奋的问道。

    “很不好,她,受伤了。”木风脸色深沉的说道,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看到他的表,虎娃的脸色顿时也垮了,心里忽然莫名的恐慌了起来,眼睛看着他,屏住气都不敢说话,就怕他说出什么坏消息。

    “她,现在在抢救,师傅都已经去了,我能也立马要走。”他站了起来,看着虎娃说道。

    听到这句话,虎娃有种感觉天快塌了的感觉,眼睛不由就湿润了。

    “我也要去,我必须去,我,我以去吗。”他看着木风说道,眼神里带着近乎是哀求的目光。

    他也不知道,曾几何时开始,柔月在他心里的位置变得那么重要。

    “走。”木风只说了一个字,就往外跑去。

    “帮我请假。”虎娃冲着王茹喊了一句,也跟着跑了出去,光头也立刻跟上。

    顿时,刘殿德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况,一脸愣愣的三个女孩。

    “我们怎么去,难道就开车去啊,这到了天京要花多少时间啊。”车上,虎娃看着木风急急的吼道,他现在恨不得立马就飞到柔月的身边。

    “从这里到最近的机场最少也要三个多小时,加上在飞机上要消耗一个小时,下了飞机还要消耗一个小时左右,到了天京,比开车还慢。”光头在车后排说道。

    虎娃一愣,沉默了。

    和光头说的差不多,从大龙县到天京,一共一千一百多公里,不到五个小时,他们就已经到了。

    一刻不停的保持两百公里以上的时速,连续五个小时不停,如果不是因为木风的车是特制的,根本就受不了。

    即便是木风这种受过特殊训练的人,到了天京人民医院的时候,下了车也吐了起来。

    “快,扶我进去,三楼,305房。”木风喊道,只是他的声音刚落,虎娃就已经冲了进去。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