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七十章 该艹还的艹898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七十章该艹还的艹

    “我当时就怒了,感觉这家伙完全就一个废物,简直是丢我们大龙县城男人的脸,所以毫不犹豫上去就一通大骂,当然,我也不傻,我一直就盯着他的手,只要他稍微有个什么激动的动作,我立马就冲上去,把他的刀给抓住。”

    虎娃的宿舍里,看到虎娃在电视里这一段精彩的话,顿时木风和光头都哈哈大笑了起来。

    只是他们还没来得及说什么,木风怀里的寻呼机就响了。

    他顿时拿出来一看,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就变得凝重了起来。

    “不好了,王长贵死了。”他看着虎娃说道。

    听到这话,虎娃脸上却没什么变化,看着他问道“他死了就死了呗,和我有什么关系啊。”

    “我巴不得他死了呢。”这句话他在心里没说出来。

    木风立马就摇摇头说道“本来没关系,但是,有人给上面提供了一组今天他去王晓梦家里的照片,还有他手下被打的照片,现在的况对你很不利。”

    听到这话,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有人在他宿舍外面敲门。

    “你好,请开门,我们是县公安局的人。”

    听到这声音,木风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看了一眼光头,然后光头就点了点头,往门口走去。

    拉开门,就看到几个身穿警服的警察正在门口站着。

    “你好,我们奉命前来带你去调查一宗案件。”带头的警察一本正经的说道,伸手就要从怀里掏什么东西。

    就在这个时候,光头很干脆的一脚朝着门外踢了过去。

    他一边动手,一边冲着木风喊道“你保护好他,这几个人交给我就好。”

    木风顿时点了点头,站在了虎娃的面前,警惕的看着四周。

    “怎么回事,光头怎么和警察打起来了。”虎娃有些奇怪的看着木风问道,只是话刚刚说完,他自己就明白了什么,顿时眉头就皱了起来,再次看着木风一脸惊讶的问道“他们是来捉我的?”

    “你还不算笨,这几个警察是假的,他们的目的应该就是你。”木风立刻笑着说道。

    审视了一下四周,对于眼前的几个人,他并不是很在意,他相信光头绝对能搞定。

    来的几个人显然没留神到这个光头的功夫竟然如此的高,不到几分钟,就被全部放倒在地上呻吟着。

    “放心吧,每个人的四肢都被我卸了,那个男的是个危险人物,我直接把他的一条腿给打碎了。”光头看着虎娃说道,脸上带着轻松的表。

    虎娃一愣,然后眉头一皱,看着几个人问道“你们真胆大啊,说吧,谁派你们来的,别给我说些没用的。”

    他说着,脸上带着十分温和的笑容,然后冲着那个被打碎了腿的男人腿上狠狠一脚就踩了过去。

    “咔嚓。”

    一声脆响,男人却咬着牙死活没有发出声,只是很快就疼的晕了过去。

    “打碎没用,打断就好。”虎娃一边踩,还一边回头看着光头教育一样的说道。

    光头顿时无语。

    他发现,在虎娃面前,自己审讯的手段怕是都一点用处没有。

    看着这个脸上带着阳光大男孩的笑容,但是行为手段却比他见过的任何人都要狠戾的家伙,他心里都莫名的感觉到一阵恐慌。

    “你们不要担心,我的政策一向是非常人性化的,比如这个人,我只是为了让他能够解脱而已,你们想啊,腿被打碎了多难受啊,还能有碎片在肉里面,那多难受啊,所以我就大发仁慈,帮帮他,把他的腿直接打断,从这点,你们就能看出来,我这个人其实是非常的善良的。”

    虎娃冲着其他三个还清醒的人一脸说教的笑容说道。

    只是听到他这句话,三个人就好像见到了恶魔一样,脸上不由露出了惊恐的表。

    不过他们也是经过特殊训练的,还是咬住牙一句话不说。

    看到他们这么坚挺,虎娃也不生气,继续笑着说道“看来,你们很坚强的嘛,不过你们放心,我是绝对不会为难你们的,我多么仁慈的一个人,我一向主张的是自由发。”

    只是他说话的时候,不经意的又跨过了刚刚那个被他踩断了腿的男人身上,似乎随意的一脚,又是一声“咔嚓”,他的另一条腿也被踩断了。

    “啊,啊···”

    男人顿时被疼醒了,再也忍不住,大叫了起来。

    那凄厉的声音,让木风和光头这种人都感觉到一阵不舒服。

    只是他的声音刚刚开始叫,就听到虎娃恶狠狠的冲他喊道“叫个屁啊叫,你这样叫,会影响人家的正常思维,让人家没办法自由发,懂吗,赶紧给我闭嘴,不然的话,我把你的腿踩成八节。”

    顿时,男人就不发声了,一脸恐惧的看着虎娃。

    他绝对相信,这个男人肯定能说道做到,只是疼痛的太厉害,让他死死咬着牙,脸色已经变得无比的苍白,很快又晕过去了。

    “这样不是很好嘛,真是的。”虎娃看着他晕倒,脸上再次带上了和煦的笑容,看着背后的三个人说道“你们放心,我是不会让任何人打扰你们自由发的,他敢打扰你们,这就是代价,只是害我失去了一次玩游戏的机会,我还从来没把人的腿踩成过八节呢。”

    他说着,一脸好奇的看着三个人问道“其实我就是在想,一个人的腿就一米多长,如果要踩成八节的话,要怎么分才能既不流血过多,还不让他疼死。”

    听到这个问题,三个人顿时都感觉自己的脊背一阵发凉,你看他,他看你,想死的心都有了。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又说道“要不,你们几个让我试试呗,你们三个人,六条腿呢,我正好以一个个的测试,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很温柔的,不会让你们感觉到疼的。”

    “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我··”顿时三个人中间的那个就再也忍不住了,冲着虎娃就喊道,瞳孔放大,显然是恐惧到了极限。

    “闭嘴,不许打扰我思考,我正在思考这个家伙晕过去了会不会影响他的健康,我是仁慈的人,他死了,我会愧疚一辈子的。”他说着,还俯下身子用手在晕倒的男人的脉搏上很认真的摁了一下。

    “嗯,还有脉搏,能活,等会把他送到医院好好看看去。”他说完,又咕哝了一句。“等他醒了,先在他腿上试试怎么分八节的法子,以后就有经验了。”

    虽然他这句话声音很小,但是,现在他的宿舍里十分的安静,地上的三个人,木风和光头都听的清清楚楚的。

    听到这话,地上的三个人剩余的两个的精神也瞬间崩到了极限,再也受不了了,虽然还在咬牙死撑,但是身上已经开始颤抖了。

    他们虽然接受过特殊训练,但是却还是人啊,眼前这个家伙完全就不是人。

    就在木风和光头都感觉森寒的时候,虎娃干出了让他们都感觉恐慌的事。

    “木风,把你的那个匕首给我。”虎娃忽然蹲在地上,用手在晕倒男人的断腿上轻轻的抚摸着,冲木风喊道。

    木风顿时一愣,竟然很习惯性的就拿出了匕首,准备递给他的时候才醒悟了过来,急忙问道“你要匕首干什么啊。”

    “没什么,我就是好奇光头刚刚怎么说把他的骨头打碎了,我明明什么都没看到啊,我想把他的腿切开看看里面碎了的骨头。”他说着,抬头冲着木风露出一个自以为十分灿烂的笑容。

    木风正好站在三个被俘虏的人的这边,所以三个人也正好看到了他这一副充满了求知笑容的脸,顿时,他们再也忍不住了,心理防线完全崩溃。

    “我说,我什么都说,我受不了了,我受不了了。”

    “我也说,我也说,我先说。”

    “我先,我最先要说的,我先说啊,千万要让我先说啊。”

    三个人几乎是争着抢着要先说,看的木风和光头都面面相觑,四目相看,只有讶然,不思议。

    因为他们已经猜到了这些人的身份,对他们组织的制度非常的明白。

    “我要先说了啊,如果你们不说实话的话,那就不用说了,信不信,在我面前,你们连死的资格都没有,你们既然是来抓我的,就应该知道我有一个特殊的能力,哪怕是你已经死绝了,还有一丝脉搏,我都能把你们给救活,如果敢骗我,我就把他给宰了炖成肉汤喂你们喝。”

    虎娃说这句话的时候,表阴森,再也不见任何笑容。

    三个人顿时原本想寻死的心思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们来接受这个任务的时候就已经知道自己等人要绑架的这个人是个有特殊能力的人,但是没想到的人家竟然是有这种能力的。

    落到对手的手上,连死的资格都没有,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

    虽然他们对虎娃的话也不是很相信,但是他们不敢赌。

    “我说,我保证我说的是实话,我们是从天京来的,雇佣我们的人是玉家的玉猛龙。”顿时中间那个人就急匆匆的说道。

    只是让他没想到的是,听到他的话,虎娃几乎毫不犹豫的就冲木风说道。

    “来,你们两个搭把手,帮我把这个人给抬进来,我从他身上拆点肉,做一道排骨汤,呀,正好他的腿骨头不是碎了吗,做骨头汤正好。”

    听到他的话,顿时那个刚刚开口坦白的人就急了,说道“我说的是真的啊,你要相信我啊。”

    虎娃立刻白了他一眼。

    “你当我是白痴啊,虽然我不知道玉猛龙是谁,但是我知道你肯定在说谎,哪有坦白的这么利索的啊。”他不屑的说道。

    就准备低头去把地上的家伙往进拉。

    “算了,你不要为难他们了,我基本上已经知道是谁让他们来的了。”木风忽然叹了口气,说道“天京三小龙,上官洪峰,玉猛龙,王八刀,其中玉猛龙性格温和,做事比较有原则,号称智公子,王八刀大大咧咧,行事不拘束,从来不屑于背后偷袭,上官洪峰的性格较为阴柔,是正儿八经的笑面虎,这个事肯定是他干的。”

    “为什么一定只是他们三个,不能是别人啊。”虎娃立马就奇怪的问道。

    “这个,其实也不是什么秘密,因为眼前的几个人,身份比较特殊,按理也属于国安,但只能算外围,即便在天京,能调动他们作为家奴的人也不多,这三个人是最有嫌疑的,再说,你上次去天京,上官洪峰就想对你不利,只是因为当时的况比较复杂,所以他才没有得手,因此我才判断是他。”

    木风说完,虎娃立马就毛了。

    “上官洪峰,我艹你妹。”

    听到这句话,木风顿时愣住了,地下躺着的几个人也愣住了。

    看到他们的表,虎娃不由奇怪的问道“怎么了,他妹不能艹啊。”

    木风再次郁闷,然后说道“上官洪峰的妹妹就是和师姐齐名的天京三朵金花之一的上官婉儿。”

    “那又怎样,该艹还得艹。”

    听到他这句话,顿时所有人都无语了。

    因为已经知道了这几个人的身份,所以虎娃也不为难他们了,让他们把腿骨被打碎的同伙给拉着离开了。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王长贵的死肯定和上官洪峰脱不了关系,但是,他的人肯定已经在现场留下了很多不利于你的证据,你要小心了。”他们走了,木风就看着虎娃紧张的说道。

    他的话刚说完,虎娃宿舍的电话就响了。

    他急忙走过去接起来,刚接起来就听到电话里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

    “虎娃,你给我说实话,王长贵究竟是不是你杀的。”

    是刘殿德的声音。

    “当然不是我干的,我杀他干什么。”虎娃立马说道。

    “你他妈的要给我说实话,不然的话,我也保不住你,现在好多证据都指向了你,而且,好了,先不和你说了,回头再说。”刘殿德忽然急匆匆的说道,挂了电话。

    虎娃一愣,也挂了电话。

    “看来给你猜对了,刘殿德的电话,已经案发了。”他看着木风有些无奈的说道。

    木风一愣,然后看向了光头。

    “我感觉,现在先出去避一避比较好。”光头皱眉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木风腰间的寻呼机又响了。

    他看了一眼,顿时脸上的表就变得十分的怪异。

    “怎么了?”虎娃立马看着他问道。

    “你的运气真好,有人替你扛刀了。”木风神色复杂的说道“我已经让人帮我盯着这件事了,他刚刚给我发信息给我说,在王长贵死的地方,抓住了一个人,他已经承认王长贵是他杀的,他还说,放的证据都是他一手炮制的,就是为了栽赃你。”

    他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又响了,虎娃立马就转身接了起来。

    “喂,虎娃吗,没事了没事了,他妈的,还得老子都吓了一身的汗,准备给老领导打电话保你,你什么时候惹上这么一个王八蛋,杀了王长贵想要栽赃在你身上,他现在已经被抓了,也招供了。”

    还是刘殿德的电话,听到他急切的声音,虎娃不由心里一阵感动。

    “谢谢你,领导,让您费心了。”虎娃动的说道。

    刘殿德顿时哈哈一笑,说道“说这些干什么,你也帮了我不少的忙,不说这些了,我先去忙了,明天记得正常上班就好,啥事都没有,挂了啊。”

    “不行,我要去看看,究竟是谁栽赃的我。”虎娃挂了电话,立马就往门外走去。

    木风和光头急忙跟上。

    到了公安局,公安局的一群人看到他,眼神都是一阵古怪。

    “哎呀,虎娃兄弟啊,不好意思,我刚刚差点还把你当成嫌犯了,不好意思啊,这个事我道歉,回头了我请你吃饭。”肖勇一看到虎娃,立马就冲他一脸歉意的说道。

    刘殿德给虎娃打电话的时候他就在身边,知道虎娃已经知道这个事了。

    “没事,没事,我想看看那个栽赃我的人,以吗。”虎娃轻轻一笑,看着他问道。

    不过在心里,他已经把这个肖勇给记住了。

    他几乎能肯定,这个肖勇和刘殿德肯定不是一个阵营的,不然的话刘殿德不应该会那么着急的。

    “以,以,当然以了。”肖勇立马说道“走,我带你去看看。”

    跟着他走到公安局后面的一个审讯房里,看到眼前的人,虎娃顿时就愣住了。

    “我告诉你,我李峰这次没把你弄死,等我出去了,一定把你给弄死,你该死啊,我家老大的腿,已经废了。”看到虎娃,那个人顿时就激动了起来。

    听到他的话,虎娃一个箭步就走了上去,一巴掌朝着他的脸就扇了过去。

    “你他妈的混蛋,值得吗,这么对我。”他怒吼道。

    李峰被扇了一巴掌,先是愣了一下,然后就哈哈笑了起来,看着虎娃说道“我李峰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也知道要知恩图报,我认死理,谁对我好,谁对我不好,我永远都会记得他。”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能会赔上命的。”虎娃再次一个巴掌朝着他扇了过去,只是眼眶已经湿红了。“你他妈的完全就是个混蛋,这件事压根他妈的就和你没任何关系。”

    李峰又挨了一把巴掌,却还是哈哈一笑,说道“我他妈的管这么多干啥,我只知道,王长贵恨你,我去找他,说要和他一起收拾你,结果他不敢,还要报复我,我没办法,只能把他给杀了。”

    他笑的很癫狂,只是笑容间带着一抹苦涩。

    “我不后悔,我只是担心我家里的爸妈,还有我妹妹,她才读高中,我不想因为我毁了他们。”他说着,激动的绪变得有些伤感了。

    虎娃一愣,又是一巴掌抽了过去。

    “我告诉你,你他妈的敢陷害我,你的家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的,我一定会好好的伺候他们的。”他恶狠狠的说道,然后转身就走,转过身,脸上就已经带上了灿烂的笑容。

    看着肖勇说道“肖局长,不好意思啊,我有些激动了,在你这撒泼了,还请原谅。”

    “没事,没事,人之常嘛,他想要诬陷你,你扇他几个巴掌也是很正常的事嘛。”肖勇立马说道,只是说话的时候眉宇间露出一股淡淡的笑意。

    虎娃很敏感的捕捉到了,顿时不经意的抬头看了一下上面的一个摄像头,心里明白了一些什么。

    “肖局长,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请你去吃饭吧,现在才九点,正好还有饭,刚刚我出来之前刘书记还给我打电话让我一定要好好感谢你呢。”

    他故意抬出了刘殿德,就是担心肖勇不买他的帐。

    果然,听到这句话,肖勇的眉头不由一皱,但还是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吧,正好我也没吃饭,走吧。”

    大龙酒店三楼包间里,一张不大的圆桌子上,五个人分两边坐着,虎娃和木风以及光头坐在一边,肖勇则是和副局长黄大有坐在一起。

    “肖局长,既然到这里了,我也就长话短说,不绕圈子了,这个给你,请你把我刚刚说话的那段录像给删了。”虎娃说着,把一个信封冲着肖勇推了过去。“两万块,应该够了吧。”

    他早就查过这个肖勇的资料,知道他是个爱财如命的人,给钱最顶用了,他刚刚用巴掌扇李峰的录像如果让人看到了,那对他对刘殿德都能产生很大的伤害,他必须要担心。

    果然,听到这句话,肖勇就回头看了一眼黄大有,然后轻轻一笑,冲虎娃说道;“兄弟你看来是个行内人啊,这样的话,我也就不矫了,你放心,你刚刚打人的带子绝对不会再有了。”

    他说着,就把信封接了过去。

    看到他把信封接了过去,虎娃顿时就松了一口气,不经意的看了一眼木风,然后看着肖勇说道“肖局长,我知道,你和刘书记之间有一些阵营之间的冲突,但是我想说,这并不能影响我们兄弟之间的关系啊,你想是吧。”

    他说着,站起来给肖勇倒了一杯酒,冲着他轻轻一笑,露出一脸真诚的目光。

    看到他的脸色,肖勇不由一愣,又看了一眼黄大有,然后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看来是我走眼了,兄弟你知道的事比我想的要多的多,既然这样,我也不怕告诉你,我的确是和刘殿德之间画着线,你或许不知道吧,过几天就要有个新县长过来了,而且还是个正处级的县长。”

    “呀,还有这事啊,我真不知道啊。”虎娃立马就惊讶的瞪大眼睛说道,当然,他是装的,这事他早就知道了。

    肖勇看着他这表,顿时脸上就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你呀,还是太年轻了,你知道这个新县长什么来头吗。”他看着虎娃问道。

    虎娃摇头,却不说话。

    “是军区的一个副师长转业过来的,这个副师长啊,是我的老上司。”肖勇说道,这就是像虎娃表明态度了。

    听到这话,虎娃立马就知道,自己需要表示一点什么,才能从这个老狐狸的嘴里掏出更多的东西。

    “这么厉害啊,副师长,那是副厅级的干部啊,即便到地方上,也要比一般的正处级要高一截呢,我说肖大哥怎么混的这么好,原来是有这么厉害的一个后台啊。”他一脸恭维的说道。

    做出一副初出茅庐什么也不懂的样子。

    肖勇看到他这么上道,顿时就更加得意了,又给他说了一些事。

    终于,虎娃感觉到时机到了,这才从口袋里又拿出了一个信封,给他推了过去。

    “这是十万块,肖大哥,弟弟想麻烦你个事。”他嬉笑着脸说道“这个事,如果肖大哥能帮忙办成的话,那我就再给你拿二十万,你看怎么样。”

    听到他这话,肖勇顿时就愣住了。

    不光是为虎娃的财大气粗惊讶,也为了他的身份在思索。

    对于木风等人的身份,他并不是很清楚,这个事,刘殿德没有告诉任何人,肖勇一直只当他们就是虎娃的保镖而已。

    “什么事,我要听了事才能给你肯定啊。”他立马看着虎娃问道。

    三十万的诱惑太大了,在这个年头,三十万是一笔不小的数字。

    “我想把那个李峰,给捞出来。”虎娃语出惊人的说道。

    肖勇立马一愣,问道“这是为什么啊。”

    “哼,就这么让他死了,也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生不如死,我要让他尝尽这世间的所有苦头。”虎娃一脸狠戾的说道,说话的时候,浑身都激动的在颤抖,好像真的对李峰恨的要死一样。

    “这样啊。”肖勇眉头一皱,看了看黄大有,看到他点了点头,顿时就冲着虎娃点了点头,说道“捞他出来,本来不是什么难事,但是现在这个事被关注的太厉害了,我也有些不好操作,要给我点时间才行。”

    他说着,就把虎娃的信封给拿了过去。

    “那我就等你的好消息了。”虎娃立马就看着他笑着说道。

    肖勇拿过信封,没有停留,立马就告辞和黄大有一起离开了。

    “他不吃,咱们吃。”虎娃看着木风和光头说道“他们走了,咱们也能吃的舒心了,这么大一桌子的菜呢。”

    “值得吗,花这么大的力气捞他出来,万一这个事泄露出去了,你就麻烦大了。”木风看着虎娃问道。

    光头也看着虎娃,不过脸上却带着一种让人看不透的神色。

    “怎么说呢,他值得我用命捞他。”虎娃笑着说道。

    “难道你就不怕他也是个坑吗。”木风立马看着虎娃说道“这世界哪里有这么巧合的事,事实证明,所有的巧合都是陷阱。”

    虎娃一愣,笑着说道“好了,不说这些了,我身边的陷阱反正都够多了,不差他这一个,不管怎么说,他帮我挡了一劫,我必须要一报还一报才行。”

    说完,他又看着木风说道“是了,刚刚和肖勇说话的录像录了没,还有声音。”

    “我办事,你就放心吧,回头给你录像带。”木风看他饶过了话题,有些无奈的说道。

    听到他的这番话,光头的脸上则是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什么。

    等到他们吃完饭,虎娃往回走,到了家属院门口就看到刘老虎正夹着一个皮包在门口等着,顿时就冲着他走了过去。

    “刘叔,我在这呢,你怎么这会才来啊。”虎娃看着他笑道。

    “哎呀,你在外面啊,我还找不到你呢,给你发寻呼你也不回,这个保安死活不让我进门啊。”他看到虎娃,立马就气冲冲的指着门岗的保安数落着。

    门岗的保安此刻也看到了虎娃,他是认识虎娃的,顿时就急忙走过来看着他说道“不好意思啊,刘秘书,我不知道他真的是你的朋友,下次见了我就认识了,你也知道,咱们院子里是有制度的。”

    “没事,没事,我理解。”虎娃冲着门岗保安笑了笑,然后就拉着刘老虎往外走去。“刘叔,你吃饭了没,咱去吃点夜宵去。”

    又和刘老虎去吃了点夜宵,因为刚刚吃过,虎娃只是稍微吃了一点,刘老虎能是真的饿了,吃了不少,吃完饭,就已经十点多快十一点了。

    “是了,晚上我们去哪里啊,刘叔,总不能让你睡我宿舍吧,你对县城比我要熟悉,要不,你带路。”吃完饭,虎娃不由就看着刘老虎问道。

    “那有啥,打地铺都行,夏天,有个能睡的地就行。”刘老虎倒是很随意,只是虎娃不依了。“刘叔你是看不起我还是咋地,我虎娃啥时候让你受过这等委屈了,你不带路的话,那咱们就去大龙酒店,我感觉那里的房子睡着还行。”

    刘老虎听到这话,顿时就打了个哈哈,说道“那还是算了吧,那个酒店,睡觉还行,但是如果是干其他,就不行了。”

    他说完,看着虎娃嘿嘿一笑。

    虎娃顿时就明白了他的意思,知道他这个老光棍又想要干点坏事了。

    “没事,不用管他们两个,他们都是我的保镖,你说去哪,咱们去就是了。”看着刘老虎盯着木风和光头一脸犹豫的神色,虎娃顿时哈哈笑着说道。

    刘老虎这才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咱们就去新开业的天上人间,我告诉你啊,你是不知道,那里的女孩,一个个都美的很,漂亮的人五人六的,我看着眼睛都软。”

    “真的?”虎娃立马眼睛就亮了,说道。

    刘老虎嘿嘿一笑,不说话。

    天上人间,位于大龙县广场边上,站在门口,看着眼前金碧辉煌的灯饰,再看门口站着的一排穿着旗袍的高挑美女,虎娃感觉自己的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好地方,果然是好地方啊。”

    他说着,就拉着刘老虎往门口走去。

    “真漂亮啊,美女,你干嘛站在门口不进去啊。”看到门口的一个漂亮女孩,虎娃顿时就一阵心动,迎上去问道。

    女孩被他色眯眯的眼神看到有些浑身不舒服,但还是很礼貌的说道“您好,先生,我不是服务生,我只是迎宾。”

    “喔,这样啊,不好意思啊,我进去看看去。”虎娃顿时冲着她歉意的一笑,然后往里面走去。

    光头和木风在后面一左一右的跟着,让他的气场十分的足。

    “小雨,你刚刚干嘛不告诉他你的名字啊,我看他看你的眼神恨不得把你给吃了,这么年轻,背后还跟着两个保镖,肯定是有钱人,哪怕是给他当人,也比在这里当门迎要强的多啊。”

    虎娃刚走,女孩边上的一个女孩就看着她笑道。

    听到她的话,女孩却只是笑了笑,没说话。

    在这里上了几天的班了,她已经习惯了身边这群人的各种调笑了,她把这些话都当做是一个笑话。

    虎娃进入到里面,看着眼前的一个个都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心里却不知道为何打不起一点点的兴趣,眼睛前面一直都在闪着刚刚那个女孩的身影。

    “不行,刘叔,你在这里玩吧,我先出去一趟。”包间里,虎娃冲刘老虎说道,然后就抬脚往外走去,木风和光头立马跟上。

    虎娃刚刚走出门,就看到了让他十分生气的一幕。

    刚刚他问名字的那个女孩,正在被两个男人一左一右夹着调戏。

    “小姑娘,跟着哥哥走呗,你在这里上班不就是为了钱嘛,只要你跟着哥哥走,今天晚上把哥哥给伺候的舒服了,哥哥给你两千块钱,行吗。”

    “哥哥我也给你两千,一晚上,你就是四千块钱到手了,不比你在这里站着强啊。”

    肖雨此刻感觉十分的害怕,心里慌张的只想着躲避。

    “你们不要过来,我警告你们,我哥哥是县城公安局局长肖勇,你们敢把我怎么样了,我哥哥肯定饶不了你们的。”她终于拿出了自己的底牌。

    但是这两个人哪里会相信她。

    “肖勇的妹妹会在这里做迎宾,这是哥哥我今年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一个男人顿时就大笑了起来,更加肆无忌惮的就要靠上去。

    不远处,虎娃听到这句话却是明显一愣,仔细看向女孩,果然发现和肖勇是有几分相像,顿时知道她能说的是实话,心思一转,立马就意识到,和肖勇真的打好关系的机会来了。

    “住手。”他立马就冲着两个人喊道,一个箭步就迎了上去,把女孩护在了身后。“你们两个也太大胆了,竟然敢在这里调戏女孩,你们眼里还有没有法律。”

    好事忽然被搅了,又碰到这么一个挡路的家伙,两个人顿时就怒了。

    “他妈的,竟然敢挡老子的好事,看来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老子这就告诉你什么是法律。”原本在逗肖雨的一个男人说着,就举起拳头朝着虎娃打了过来。

    看着他轻飘飘的拳头,虎娃不屑的一笑,抬脚就冲着他踢了过去,只一脚,就把男人给踢飞出去了一米多,躺在地上哀嚎了起来。

    “我不管你们是谁,但是现在我警告你们,立马给我滚,我还就不和你们计较了,不然的话,我今天一人打断你们一条狗腿。”虎娃恶狠狠的看着他们说道。

    “想要找我报仇的话也简单,白天的时候去县委书记办公室找我,我就在那里,随时恭候你们。”

    他说完,再次撂下了一句话。

    顿时,两个男人就愣住了,即便是那个原本还在呻吟的男人都不发声了。

    两个人你看他,他看你,都被虎娃表现出来的气场给吓住了。

    能在县委书记办公室里上班的,最差的也是个秘书,但即便就是个书记秘书,也不是他们能得罪起的。

    顿时,那个原本还想打虎娃的男人就转过身把自己的兄弟给扶着,放了几句狠话,就转身往路边跑。

    “放心吧,没事了,他们都走了。”虎娃这才看着肖雨笑着说道“现在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美女。”

    听到他的话,肖雨愣了一下,这才哦了一下说道“以,我叫肖雨,你呢,你叫什么呢。”

    “我叫虎娃,刘虎娃。”知道了她的名字,虎娃显然很开心。“是了,你刚刚说肖勇是你哥哥,是真的吗。”

    “是啊,当然是真的。”既然身份暴露了,肖雨也不隐瞒了。“我本来想在这里打工自己挣点钱,证明一下自己,但是没想到竟然会碰上这么恶的人。”

    听到她的话,虎娃顿时就笑了,说道“哎呀,看来我今天真是运气好啊,刚刚九点多刚刚请你哥哥吃完饭,现在就碰上你了,难道这就是所谓的缘分啊。”

    “走,为了缘分,请你喝一杯。”他立马就拉着肖雨的手,往天上人间里面走去。

    (看就到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