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七十八章 红红的唇印6b9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七十八章红红的唇印

    虎娃郁闷,因为这样的表扬他根本就不想要。(百度搜索:燃书レ库,看最快更新

    只是他却不能说出来。

    捧场做戏的规则就是双方都尽量不要让对方讨厌自己。

    “好啦,赶紧去把你的脸洗洗,你的脸上沾了好多口红呢。”王茹忽然从他的怀里,出来,看着他笑道。

    虎娃顿时就愣住了,急忙就站起来找镜子。

    “镜子在脸盆架上,赶紧洗洗。”王茹笑着说道。

    虎娃急忙顺着她指着的方向走过去,顺着镜子一看,就看到自己的脸蛋上正留了两个红红的唇印,不由急忙就撩起水往脸上洗去,是不管怎么洗都还有一个淡淡的印在那里。

    顿时,他就凌乱了。

    “这个东西难道就洗不干净吗。”他有些无奈的看着王茹问道。

    “你是猪啊,下面的盒子里有香皂,还有洗衣粉,你不会用一点啊。”王茹立马就白了他一眼说道,随即就被他的憨态给逗笑了。

    虎娃也感觉郁闷,赶紧抓了一点洗衣粉在手上,在脸上擦了几下,这才把红印给擦干净。

    “我的天,以后不敢开这种玩笑了,不然的话,我们两个人都不好交代啊。”他看着王茹说道。

    “知道啦,还不是你个色鬼啊,我上班就是要涂口红的,我刚刚涂上没多久你就进来了,能怪我啊。”王茹白了他一眼说道。

    虎娃顿时无语。

    他也知道这个事的确不能怪王茹。

    又和她说了一会话,这才走出了县长办公室。

    “呼···”刚出来,他就长呼了一口气。

    看着边上坐着正在抽烟的光头说道:“给我来一根烟。”

    听到他的话,光头不由一愣。

    “我记得你不抽烟的啊。”他说道,还是拿出烟盒给他递了过去。

    “忽然就想抽了。”虎娃笑道,然后从里面抽了一根含在嘴上,接过打火机点燃,只抽了一口就被呛到了,立马就把手上的烟扔到了地上。“这什么东西啊,这么难抽。”

    光头顿时就哈哈笑道;“忘了给你说了,这个是木风给我弄的特供,很烈的烟,别说是你这个没抽过烟的菜鸟,就算是有几年烟龄的人都抽不了这个。”

    听到他的话,虎娃不由一阵无语,把烟递还给他。

    “吸烟有害降。”他看着烟盒上的字念道,也像是在光头说。

    光头一愣,就听到木风也在边上笑道:“看吧,还是我最好,我就不吸烟,话说,我真不知道那玩意有什么好的。”

    “没品位。”光头立马就白了他们两个人一眼,然后自顾自的抽了一口烟,缓缓的吐了出去,脸上露出十分享受的表。“这美啊。”

    他这句话,顿时换来了四个白眼,只是他却毫不在乎。

    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小半天,到吃中午饭的时候,刘巧就来了,她今天的打扮十分的中性,穿着一身标准的职业装,脸上挂着不苟笑的表,像极了一个领导。

    看到虎娃,她也没有做出多余的表,只是看了一眼,就走进了刘殿德办公室。

    “好了,该说的我都已经和你说过了,也和虎娃说过了,我就不再多说了。”刘殿德说着,冲虎娃说道:“虎娃,你下午就不用上班了,跟着她去忙吧,记得给你叔叔说一下,那个事要明天才能定,我要召集县委常委的班子商量一下这个事才行。”

    “好的,我知道了。”虎娃立马说道。

    跟着刘巧走出去,一路上,她的表都十分的严肃,好像真的不认识他一样,

    一直到了大龙酒店的商务套间里,她的表才忽然放松了下来。

    “我的妈呀,我都憋死了,来,让我亲一口。”她说着,就像一个女流氓一样,当着木风和光头的面就要抱他。

    他急忙躲开,说道:“先别,有人在呢。”

    “你们两个好意思看么,赶紧转过头去。”没想到,刘巧立马就看着光头和木风喊道,他们两个也很配合的回过了头,然后她就一把抱住了虎娃,踮起脚尖就把脑袋送了上去。

    虎娃一看不亲不行,就低下头在她嘴巴上亲了一口,却被她迅速的伸出舌头进入了自己的嘴里。

    无奈,只能吻了她一会,才把她给放开。

    “哈哈,从今天起,我就解脱了,再也不操心这些事了。”她看着虎娃说道,却看到虎娃冲她做了一个摇头的姿势,顿时眼睛警惕的看了一眼背后的两个人,点了点头,不吭声了。

    “是了,木风,你和光头先出去,我和她有点事要谈。”虎娃说道,一只手轻轻的在刘巧的屁股上摸着。

    木风和光头对他的无耻已经有很强的免疫力了,头也不回,直接就拉开门出去了。

    “我tmd就郁闷了,这个家伙怎么就和超人一样,见到女人就不要命了。”出了门,光头无奈的看着木风说道。

    木风不说话,只是无奈的摇摇头。

    房间里,虎娃一边在刘巧的身上摸索着,喘息着,等到把两个人的衣服都给脱光了,挺进了刘巧的身体,他这才抱着他往卧室里走去,一边趴在她耳边轻轻的说道:“外面的两个人也不能全信,交易的事,我会让别人联系你的,到时候我会通知你的,记住,不要给我发传呼说这个事,外面的两个家伙都是变态。”

    刘巧本来正舒服,听到这个声音,顿时脸上就露出一阵惊讶,然后点了点头。

    因为有心事,所以这次的缠绵虎娃的表现不是很好,没有多长时间就已经爬上的巅峰,好在刘巧本来就容易敏感,即便是这么短的时间,她也已经两次爬上了巅峰。

    “真舒服,只是,以后就不能这么自在的和你见面了。”刘巧有些无奈的说道。

    虎娃一阵干笑,不说话。

    他知道,刘巧说的是实话。

    “也不一定啊,我以去玉姐家里找你啊。”他忽然看着刘巧说道:“你和玉姐是好朋友,我是她的人,我去她家,你去她家都是很正常的时间啊。”

    听到他的话,刘巧顿时一愣,眉头轻轻皱了起来。

    “他,已经决定要放弃她了吗。”她问道。

    “是的,现在她是我的人。”虎娃点头。

    “你,确定要做他的马前卒?”她再问道。

    “这不是很好的结果吗。”虎娃呵呵一笑,说道:“我不想想那么多的未来,他想拼一把,我也不甘寂寞,所以,就这样了。”

    刘巧顿时点点头。

    “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选你了。”她说道。“其实,他的心腹还有好几个,是他偏偏选了你,当是我还不是很了解,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虎娃呵呵一笑,不说话,只是把她的脑袋往自己下面压去。

    “把上面帮我舔干净了。”他很霸道的说道。

    刘巧白了他一眼,还是很乖巧的低下头去顺着做了。

    两个人从房间里出来,已经是将近一个小时后了,出来的时候,刘巧依旧还是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和进去的时候一般无二,虎娃也是一脸正经的样子。

    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刚刚在房间里发生了什么。

    看到他们的样子,木风和光头顿时都有些无语。

    “好了,刘秘书,我们今天的事就谈到这里了,我的意思请你回去了跟刘书记好好转达,虽然我和他是亲兄妹,但是关于决策上的很多事,还是不好商量的,请他理解我的难处。”

    刘巧看着虎娃一脸严肃的说道,好像真的在工作一样。

    “刘局长,你就放心吧,我一定会的。”虎娃说着,冲他伸出手握了一下,然后刘巧就转身大步的离开了。

    等到她走远了,虎娃这才无奈的叹了口气。

    “我靠,不是吧,这是什么状况。”木风顿时就问道。

    他之所以敢这么说,是因为他很自信边上没有任何窃听器和摄像头。

    “有些本来不该存在的事,从此刻起,都不需要存在了。”虎娃笑道;“谎说的多了,就成真的了。”

    顿时,木风和光头都一愣,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的眼神里看到了复杂。

    他们都是抱着不同的目的来到虎娃身边的,对于虎娃身边的一切都十分的敏感,听到这话,知道虎娃现在变得更加防备了,自然是有些不舒服。

    因为这就说明他们以后的工作越来越难做了。

    虎娃却不管他们的表,打了个哈欠,然后就往楼下走去。

    他什么都知道,只是很多事,他不能说出来,甚至要装作不知道。

    从一个普通人到现在,他只走了不到两个月,他知道自己的一切都得到的太快了,快的没有任何根基,所以他需要让自己更加谨慎,谨慎的无以复加。

    扯一个弥天大谎,然后再扯一个,只要能保护自己,他不在乎伤害多少人。

    回县委的路上,他忽然突发奇想想要四处转转,就没有坐车。

    走到一条宁静的路上的时候,他忽然看到一个穿着一身打满了补丁衣服,身材胖胖的年轻人正跪在地上,在他的背后,躺着一个老人,老人的身旁,一个同样穿着补丁衣服,约么十五六岁,长相清丽脱俗的女孩正在拿着扇子给老人扇着风。

    旁边已经围了好多人,都在看他身前用粉笔写的字。

    “你要钱,还不如把你妹妹给卖了,你妹妹多漂亮啊。”

    “是啊,多俊俏的丫头啊,卖给我,我出五千块钱。”

    “我出八千。”

    现场显然很乱,只是大部分的人眼神都在看着他背后的女孩。

    只是不管是胖男人,还是女孩,都始终一眼不发,一个跪着,一个扇扇子,好像身旁的一切都和自己没关系一样。

    “你们都在干什么,干什么呢,起哄,还要贩卖人口,身为市民的道德品格都被你们丢到哪里去了。”虎娃立马就拨开人群进去,冲着旁边的人就呵斥道。

    顿时就有人反驳他。

    “你算是什么东西啊,在这里教训人。”

    “是啊,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啊。”

    各种各样的声音顿时云集而来。

    “哎呀,我知道他是谁了,我想起了,上次在县小学门口救人的就是他,他是我们县委书记的秘书,散了吧,大家都散了吧。”忽然有一个人认出了他。

    顿时,原本指责他多管闲事的人都纷纷散开了,很快,年轻人边上就没几个人了,只有几个好热闹的人还在不远处看着这边指指点点。

    “起来。”虎娃冲着男人喊道。

    男人不说话,脸上的表都没有丝毫变化。

    “身为男人,你能跪的,只有你身后躺着的人。”虎娃一脸严肃的冲着他吼道。

    男人脸上表终于动了,看着虎娃一阵挣扎,但是身体还是没动。

    却开口了,声音沙哑的说道:“我不能,如果我起来,我奶奶就没救了。”

    “你不起来,她一样没救。”虎娃立刻说道。

    男人沉默。

    就在这个时候,背后的女孩忽然开口说道:“如果你能帮我救奶奶,我就嫁给你,侍候你一辈子。”

    “胡闹。”听到这句话,男人立马就冲着女孩吼道。

    这个时候,地上躺着的老人也开口了,死死的抓着女孩的手说道:“你哥哥,说的,对,我,死了,也不能,委屈你,让我,死了吧。”

    听到这句话,男人顿时不说话了,死死的咬着牙,看着虎娃。

    “你能帮我吗。”他问道。

    “能。”虎娃很干脆的说道:“而且我已经让人去叫救护车了。”

    听到他的话,男人顿时一愣,复杂的看着他说道:“你需要我付出什么。”

    “你有什么。”虎娃很简洁的说道。

    男人一愣,不说话,一把抓过身旁的一个石块,手一用力,石块竟然被他捏成了粉末落在了地上。

    “我天生力大无穷,但是却没学过功夫,不过,我能用命保护你。”男人说道,脸上带着憨厚的凝重。

    虽然没有说出承诺,但是虎娃绝对的相信,他这句话就是永恒的承诺。

    “好,就这么办,你给我当十年保镖,我救你奶奶,我们互不相欠。”虎娃立马说道:“你现在以站起来了,好男儿,不跪天,不跪地,只跪亲,你给我记住了,跟着我以,但是我有一个要求,在这个世界上,除了你身后躺着的那个老人,你谁也不能跪,你能做到,就立马给我站起来,我身边必须要一个孬种。”

    听到这话,男人噌的就站了起来。

    “我知道了。”他说道,脸上带着欣喜的笑容。

    他身后的女孩看着虎娃的眼神也充满了感激。

    “不,值得,不救我,不··”

    身后,老人的嘴里还在喃喃的说道,声音听的虎娃都感觉心揪的厉害。

    从这个时候开始,他心中有了一个愿望,想要让所有的人都能看得上病。

    救护车很快就来了,看到眼前的老人的时候,他们很显然不想动手,转身竟然就准备走。

    “站住,见到病人不救,你们这是算什么,身为医生,连最基本的医德都没有,你们这是想干什么。”虎娃立马就看着他们呵斥道。

    听到他的话,顿时带头的一个中年医生就眉头一皱,冲他说道:“不是我不想救她,而是她的病已经到了膏肓的程度,要救也是浪费钱,再说,他们根本就没钱以付医药费啊。”

    他说着,也是一脸的为难。

    显然,他也被虎娃的话说的良心有些难安,只是现实太过骨感,他没有丝毫选择,回过头,都不敢去看地上的老人,身为一个医生,王德感觉自己现在就是一个罪人。

    见病不救,犹如杀人。

    这句话他刚刚出师的时候他父亲就告诉过他。

    “哼,好,很好,非常好,那我且问你们,如果这地上躺的是你们的至亲之人,你们是救还是不救,一群道貌岸然的王八蛋,他们的医药费我全部付了,现在立刻把人给我送到医院去,如果不然的话,你们医院或许有后台,不会有事,但是你们几个,一定会完蛋。”

    虎娃怒气冲冲的说道,用手指着他们说道:“有任何疑问,你以让你们院长打电话给县书记办公室,我叫刘虎娃,县书记秘书。”

    听到他的话,顿时几个原本扭扭捏捏的医生立马就变得活跃了起来,好像是忽然被打了鸡血一样。

    “哎呀,是刘秘书啊,我就说怎么看你那么眼熟啊,你放心,我们县人民医院是人民的医院,肯定会把这个病人救治好的。”立马就有一个医生站出来说道。

    看到这一幕,王德摇了摇头,但还是快速的动手把老人给抬上了车。

    本来,他们是不想让这兄妹两个上车的,毕竟他们穿的衣服太破了,也太脏了,只是在虎娃的眼神下,他们也无奈的只能放行。

    “你们先走,五分钟后我就到医院去看你们。”虎娃冷哼一句,然后拔腿就往医院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顿时周围的人都冲着他伸出了大拇指。.。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