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八十三章 诱惑4ce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84节第八十三章 诱惑

    虎娃不得不承认,庞玉对他的诱惑力是非常大的。(http;//

    虽然她只有十六岁,但是却有一米七的个子,身材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加上一张天使一样的外表,几乎很少有一个正常的男人能够抵抗她的诱惑。

    “你个大坏蛋,我听说我家小玉儿说要侍候你一辈子的喔,我们苗人最重承诺,如果她这么说了,就一定会做到的,所以,你还是很有机会的,而且,我们小玉儿是个语天才,懂得好多种语,跟在你身边也能帮你很多忙的。”

    庞燕这是在继续诱惑虎娃,一边说,一边用嘴巴舔着他的耳垂。

    虎娃顿时就被刺激到爆了,身上痒痒的恨不得立马就把她给抱在怀里就地正法了。

    只是看着她那张还稚嫩的脸,虽然知道她已31岁了,但是他还是不能允许自己对她下手,只能无奈的和她分开一点,往王秋艳的身边靠了靠,一只手顺着她的腰间就伸了进去,在她的背上抚摸了起来。

    “怎么,你想在这里和我爱爱啊,你就不怕你的小女朋友吃醋啊。”王秋艳被他轻轻一抚摸,顿时就感觉浑身一身酥软,不由自主的就靠在虎娃身上,咬着他的耳朵轻轻的说道。

    听到这话,再看到另一边正在一脸委屈看着自己的庞燕。

    虎娃顿时纠结了。

    “我,要不,我们先走吧,不在这里呆了。”他看着王秋艳说道。

    他被两个女人撩拨的,现在就想把一个摁在床上好好的爽一下,是在这个况下,面对庞燕和庞玉两个女孩,他真的没办法放得开。

    这一刻,他多么希望自己这边坐着的不是庞燕和庞玉,而是孙玉或者刘巧,或者王茹等都行。

    那样的话,他绝对毫不犹豫的来一个**的派对。

    但是现在,不行。

    “怎么,你想要把我们两个给抛开啊,给你说,门都没有。”庞燕顿时趴在他的耳边说道。

    虎娃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怎么从天上人间的大门里走出来的。

    只是他知道,自己走出来的时候,身子左边王秋艳紧紧的抱着自己的胳膊,右边胳膊则是被庞燕紧紧抱着。

    她们两个刚刚都喝了不少的酒,这会都已经有些迷糊了。

    到了大龙酒店,虎娃本来想要把庞燕和庞玉放在一个房间,让她们互相有个照顾,只是却没想到被他紧紧的抱着胳膊死活都不放开。

    “我告诉你,你不要想抛弃我,永远都不要想,我赖定你了,就要赖着你。”

    她嘴里咕哝着,神色已经迷离了,显然是醉的厉害了。

    “不然,你就带着姐姐睡吧,只要你不要欺负她就好。”庞玉神色复杂的看着虎娃说道。

    “我,是。”虎娃愣了一下,正想说点什么,就被庞玉给推了出去,关上了门。

    看向旁边,却看到木风和光头两个人也好像没有看到他一样眼睛看着窗户外面。

    庞青则是靠着墙闭着眼,嘴里不知道在念叨什么。

    “我靠,你们这些叛徒。”虎娃骂道,然后看着自己身旁的两个拖油瓶,无奈,只能一只胳膊抱着一个,走进了开着门的商务套间里,进了房间,直接就进了卧室。

    木风光头和庞青也跟了进去,坐在了客厅里。

    把两个女孩往床上一放,虎娃正想要起来,脖子就被王秋艳给抱住了,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巴就被堵住了,一根温热的小舌已经侵入到了他的嘴巴里,缠绕着他的舌头允吸了起来。

    顿时,他的火气再也忍不住了。

    “格老子的,真当老子不是男人啊。”

    他在心里骂道,然后毫不犹豫的回击了回去。

    同时,他的手碰到了一个光滑细腻,冰凉柔嫩的身体,不由就一顿,刚刚想要离开,就被两只小手把手给紧紧拉住了,紧接着,他就感觉到一阵柔软坚挺的感觉。

    “用力,用力抓我,让我做女人。”

    庞燕迷离的声音也在这个时候进入了他的耳朵里。

    顿时,他仅有的一丝理智土崩瓦解,他再也忍不住了,一把把王秋艳给推开,伸手把庞燕抱紧怀里,吻着她的小嘴就狠狠的允吸了起来,同时,两只手霸道的进入了她的衣服深处,开始摸索了起来。

    王秋艳被推开了,也不恼怒,而是缓缓的滑到了虎娃的下身,把他的裤子给褪了下来,两只手抓住他的大家伙,上下揉动了两下,直接就张口含了进去。

    感觉到刺激,虎娃顿时身上就颤抖了一下。

    原本,庞燕冰凉丝滑的皮肤已经让他刺激的无以复加了,现在下身又被攻击了,顿时就感觉灵魂都在颤抖。

    “啊,喔···”

    他顿时低吼了起来,手顺着庞燕的裤子就伸了进去,在她的下身摸索了起来。

    庞燕受到刺激,顿时喘息的更加厉害了。

    巫山****夜。

    虎娃虽然已经被**占满了脑袋,但是还是很理智的先把王秋艳给抱在怀里,刺入她的身体运动了起来。

    等到把她给放倒了,这才抱着已经满眼迷离的庞燕,翻身爬在她身上,把她的两条腿高高抬起来。

    “我要进去了,你要想好了,等我进去了,你就没有退路了。”他看着她轻声的问道。

    “来吧,我已经做好准备了,放心吧,我这一辈子,永远都不会离开你,我爱你,很爱很爱。”庞燕说着,小屁股不由就往上一翘一翘的,想要碰虎娃的家伙。

    顿时,虎娃再也不矫了,往下狠狠一用力,立马就感觉到了一层薄薄的阻挡,愣了一下,再次用力,顿时就攻破了这一层防线。

    “啊,疼,慢点,慢点。”庞燕顿时就叫了起来,紧紧的抱着虎娃的脖子,张口就在他的肩膀上咬了下去。

    虎娃吃痛,顿时再往里面进入了一些。

    “轻点,轻点···”庞燕的声音已经有些迷离。

    虎娃担心她受到伤害,也顿时不敢动弹了,直到她不再喊了,这才继续进攻了起来。

    一来二去,一个小时下来,这才把庞燕给折腾的累的睡了过去。

    她睡着了,虎娃却睡不着,借着月光看着她美丽的酮体,还有床上那一朵美丽鲜艳的花朵,他久久难以入睡,轻轻的把她抱在怀里,紧了一点,再紧了一点。

    感受到他的温柔,庞燕顿时也往他的身边靠了一些。

    好在是客房里有空调,不然的话,这会他们怕是早就已经被汗水给湿透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庞燕依旧还在虎娃的怀里安静的躺着,而王秋艳则是趴在虎娃的身上,她的下身和虎娃的下身还紧紧相连着。

    虎娃刚刚醒来,就感觉到下身传来的阵阵刺激,看到王秋艳,顿时就一愣,想要轻轻的和她分开,但还是把她给弄醒来了。

    “嗯哼···”

    王秋艳受到了刺激,哼了一下,两条腿不由就动弹了一下。

    她这一动弹不要紧,只是却把虎娃原本平静的家伙给刺激到了,大家伙顿时就一柱擎天,刺进了她的身体里。

    “啊···”

    她受到攻击,顿时就尖叫了起来。

    只是刚醒来,看到是虎娃,顿时就长呼了一口气,却没有直接和虎娃分开,而是坐在她身上,看着旁边已经睁开眼睛的庞燕露出挑衅的眼神,上下运动了几下,这才准备分开。

    只是她想要分开了,虎娃却不意了。

    “你想玩是吧,那我们就玩个痛快吧。”

    他立马就把抱着庞燕的手放开,坐起身子抱着她的屁股,主动运动了起来。

    “啊,啊,慢点,啊,受不了了···”

    早晨是美好的,晨运就更加美好了,晨运后,虎娃显得特别的精神,把王秋艳给放倒了,还趴在庞燕身上轻轻的从两个巨大的肉球一路吻了上去,到嘴巴,到额头,才停了下来。

    “还疼吗。”他看着她问道。

    “嗯。”庞燕乖巧的点了点头。

    虎娃一愣,问道:“那,你后悔吗。”

    他说着,看着她的眼神充满了认真和柔。

    “不后悔,我爱你。”庞燕说着,就伸出手要抱他,虎娃急忙把脖子给送上。

    只是她还是拉动了下身的伤口,眉头轻轻一皱。

    “疼了吧。”虎娃温柔的问道。

    “不疼,只要你抱着我,我什么都不怕。”庞燕一脸幸福的说着,眼光却挑衅的看着躺在床上正看着他们的王秋艳。

    女人之间的斗争永远都不会结束,特别是他们之间的斗争,这才刚刚开始。

    最怕的是,她们之间的斗争,虎娃现在还没有意识到。

    抱了一会,三个人都缓缓的起床,穿好衣服,虎娃回头头,就看到庞燕正在盯着床上那一朵红色的花朵发呆。

    “怎么了,难受呢。”他看着她温柔的问道,同时,抓着床单的那一块,一用力给撕了下来,递给了她。“拿着,做个纪念吧。”

    庞燕点点头,把床单的那一块接过来,叠好,然后缓缓的放进口袋里。

    初经人事,庞燕走路的时候一顿一顿的,傻子都能看出来昨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我靠,师弟,你真是禽兽啊。”虎娃一出来,看到庞燕,木风顿时就冲着他吼道,眼睛里带着不思议。“我敢保证,师姐肯定饶不了你的。”

    虎娃一愣,问道:“她饶不了我能把我怎么样,难道还能把我压在床上给xxoo了?”

    木风顿时无语,对于这个家伙的无耻,他再次有了一个全新的认识。

    庞玉看到庞燕的时候,也是一愣,随即就复杂的看着虎娃,只是不多久,和庞燕一起坐在沙发上的时候,就趴在她耳边轻轻的问道:“姐姐,昨天晚上,你们那个的时候,疼的厉害吗。”

    庞燕一愣,随即就笑了,对她小声的说道:“疼呢,好疼好疼,主要是他那个家伙太大了,不过好幸福,他好温柔,怎么,你也想了啊。”

    听到这话,庞玉顿时脸色就红的透透的,透透的看了一眼虎娃,然后赶紧低下头。

    “我才不想呢,只是我答应了他要陪他一辈子的,而且,我必须要陪她的,我能感觉到,我的身体已经越来越冷了,昨天晚上是月圆之夜,我把空调关了,盖了两个被子还感觉冷呢。”

    她一脸委屈的的说道。

    庞燕顿时就愣住了,庞玉从十岁的时候开始就一直跟着她,她当然知道她的身体状况,听到这话,眉头立马就皱了起来。

    “你的手给我。”她说着,立马就抓过了庞玉的手腕,切着她的脉门闭上了眼睛。

    良久,她睁开眼睛,脸上带着无比复杂的神色。

    “怎么了,姐姐,我的身体,怎么了。”庞玉看到她睁开眼睛,立马就看着她急切的问道。

    庞燕无奈的叹了口气,才看着她问道:“姐姐问你一句话,如果让你和他那个的话,你愿意吗。”

    听到这话,顿时,庞玉就愣住了,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她明白,庞燕只要说出这句话,基本就说明她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十分糟糕了。

    “你好好想想吧,我去和他商量一下。”庞燕看着她说道,然后就往虎娃身边走去,走路的姿势有些奇怪,但是步履却十分坚定。

    “你,跟我进去一趟。”她走到虎娃身边,就拉着他往卧室里走。

    虎娃正准备去上班,听到她的话,顿时就点点头,看着她走路难受,顿时就伸手把她给抱了起来,往卧室里走去。

    到了卧室里,把她放在床上。

    “怎么了,你不是还想和我来一次吧。”他把脸紧紧的贴着庞燕的脸,在她额头上轻轻的亲了一下,这才打趣的说道。

    只是他刚刚说完,就发现了庞燕凝重的表。

    “你怎么了,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他立马问道。

    庞燕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道:“我完全没想到,小玉儿的身体竟然已经糟糕到了这种程度,昨天晚上月圆之夜,她说她盖两个被子都感觉冷,我把了她的脉,发现,她的脉象已经开始变得凌乱了,如果按照现在的况继续下去的话,不到三天,她的身体就再也撑不住了。”

    说着,庞燕就紧紧的闭着眼睛,浑身都在颤抖。

    显然,她十分不想面对这样的况。

    从庞玉十岁的时候,她把庞玉从上一个祭祀的手上接了过来,那个时候,庞玉才十岁,她是完全把她当做自己的女儿在养,她也知道,庞玉其实就是上一个那个被皇后反噬而死的大祭司庞月的女儿,以说,庞玉的身世她是这世界唯一一个最清楚的。

    谁能够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病痛折磨而死而无动于衷,谁都不能。

    “你告诉我,是要我用我身体里的阳气来救她吗。”虎娃立马就反应了过来。

    庞燕无奈的点了点头。

    “对不起,我没有办法,我知道,这样做让你很难受,也会让你背叛自己的良心和恪守,但是我没有选择,小玉儿今年才十六岁,我不能看着她在我面前被冻死而无动于衷,我不能。”

    她说着,泪如雨下,不住的摇头。

    虎娃急忙把她抱在怀里,轻轻的拍着她的背。

    “放心吧,我不会怪你的,如果,真的,只能这样的话,那就这样吧,只要她能活,我的个人荣誉算得了什么,如果我虎娃当一次畜生能够救了一个人的命,那么这个畜生当的值。”

    他说着,只是脸上还是带着无比的纠结。

    要他和一个只有十六岁的小萝莉上床,这种事,如果不是因为有特殊况的话,即便给他下药他都不能干,当然,如果把满清十大酷刑给他上一遍的话,他还是能会妥协的。

    现在,他的心里十分的矛盾。

    他面临的不是选择,而是没有选择。

    不管是作为一个男人,还是一个人,他都不能允许自己看着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就在自己面前这么凋落了而无动于衷。

    “谢谢,谢谢你,真的谢谢你。”

    庞燕抱着虎娃又哭又笑。

    哭是为了小玉儿的身世感觉难受,笑是因为她有救了。

    “好了,不哭了,不难受了,她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我一定会帮她的。”虎娃闭着眼睛拍着庞燕的背对她说道。

    得到了他的安慰,庞燕顿时就感觉无比的安心,不由闭上了眼睛。

    两个人从房子里走出来,几个人的目光顿时都朝着他们看了过去。

    就看到庞燕的眼睛上挂着泪痕,虎娃则是一脸的复杂。

    顿时,所有人都愣住了。

    庞燕走到庞玉的身边,轻轻的抓着她的手,咬着嘴唇看着她,眼睛里充满了疼惜和无奈。

    “对不起,小玉儿,是我无能,让你只能走这一条路,我对不起你妈妈的嘱托。”她说着,从口袋里拿出一个黑布包,打开一层又一层,才从里面拿出了一个银白色的手镯,复杂的看了一眼,才放在了庞玉的手上。

    “这个,是你妈妈留给你的唯一的东西,原谅我,我只能把这个给你,而不能告诉你你的身世。”

    谁都没有在意到,当看到这个手镯的时候,光头的眼睛瞬间变得通红,呆滞,脸色充满了不思议。

    一阵风吃过,他第一次在几个人面前表现出了他怕到极致的速度,一个眨眼,他竟然已经跨过了四五米的距离,到了庞燕的身边,一把把她提了起来,红着眼睛看着她问道:“月儿怎么了,她究竟怎么了。”

    说到后半句的时候,他的声音已经沙哑了。

    眼睛里带着死灰一样绝望的神色。

    看到他的动作,虎娃顿时就不淡定了,立马就指着他吼道:“你想要干什么,立马把她给我放下来。”

    木风和庞青也都是一副紧张的表。

    “你究竟是谁,你到底是什么人,你身上被种下了蛊王的种子,现在又认识这个银镯子,我知道你是谁了,我早就应该想到的,你就是那个负心汉,那个害了我姐姐一生的人,你现在问我姐姐怎么了,你想知道是吧,好啊,我告诉你,她死了,在你走后,她生了小玉儿以后,受到了皇后的反噬,但是为了小玉儿,她咬着牙忍受了十年。”

    庞燕的语气无比的激动,看着光头的眼神充满了恨意。

    “没有人以在皇后的反噬下生存十年,是为了小玉儿,为了你的女儿,姐姐她忍了十年,你该死啊。”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