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九十九章 从今天起,我是县长秘书9af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100节第九十九章从今天起,我是县长秘书

    听到他毫无霸气,毫无杀气,但是却充满坚定的话,柔月顿时就愣住了。(http;//

    “是,他们一个部落的人,最好有几千人啊。”她说道:“我感觉,我只想让那些伤害我的人付出代价。”

    “我又不认识那些人,你也不想认识那些人,所以啊,干脆算总账,好了,我是男人,这个事就听我的,就这么办了。”

    他霸气的说道。顿时,柔月一愣,竟然没有反驳,乖巧的点了点头。

    夜色和柔,是女人的最大杀手。

    包括柔月也不例外,在虎娃的各种承诺下,彻底打开了自己的乌龟壳,从中走了出来。

    只是,当夜安静的时候,她就一个人从虎娃的怀里出来,坐在床边,抱着膝盖,看着窗外天空的星星呆。

    “怎么了,不舒服啊。”

    虎娃感觉到身边少了个人,睁开眼睛,就看到她正在呆。

    “没,我只是,有些乱。”她回过头,冲着他一笑,只是笑容里多了几分复杂,然后回过头继续看星星。“今天晚上生的事,有点太突然了。”

    听到她这话,虎娃顿时就没有睡意了,也翻身爬了起来,坐在她身边,轻轻的把她揽在了怀里。

    他了解女人,知道这个时候,自己需要给这个傻女人一点安慰。

    “不要多想了,乖,以后的日子里,有我呢,我给你做天空。”他亲了一下她漂亮的睫毛,两只手紧了紧。

    “呵呵。”

    柔月一笑,伸出手回过头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用自己的脸在他脸上蹭了蹭。

    “你真爱。”她说着,挺起身子在虎娃脸上亲了一口。“不过你的那些话,我只当做是笑话,我不想那些事真的生,不然的话,对你的影响太大了,这世界的能人异士太多了,肯定有一个能现你的踪迹的。”

    虎娃一愣,摇摇头说道;“我是男人,男人对自己女人说的话必须要算数的。”

    他的脸上带着坚定。

    柔月心里一暖,但却多了几分的担忧,只是她知道,这个时候劝不住这个总是一脸大男孩的笑容其实性子却十分倔的男人。

    天亮了,两个人还那么相拥着。

    虎娃靠在墙边,柔月靠在他的怀里,在清晨日光的照耀下,他们两个简直像是一副精美的油画。

    这一天,虎娃走到县委的时候,却现刘殿德竟然已经早早到了,只是他的眼睛很红,显然,昨天晚上没有休息好。

    “领导,你没休息好啊。”

    虎娃一边问候,一边拿起暖瓶给他倒水。

    “先别忙活了,过来坐着说话。”

    刘殿德说道,不过虎娃还是拿着暖瓶把他脸前的水缸里添满了水,这才把暖瓶直接放在脚下,坐在了他边上。

    “你说,我们是不是有点太过了。”他一坐下,刘殿德就盯着他问道:“我说还从来没有干过这种事,你信吗。”

    虎娃沉默,他很想说,自己也是第一次干这种事,不过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现在这么说只会让刘殿德本来就乱了的方寸变得更加乱了。

    “前行的路上,总是需要垫脚石,人生如棋人如棋子,他只是不幸被半途淘汰了而已,不是我们的错,这是上天决定的,即便我们没有这么做,他也会被淘汰的。”

    虎娃饶了一大堆的话。

    “你是说这些都是天注定的?”刘殿德顿时就瞪着他说道,他现在有些稍微迷信了。

    “这也对,你看,那天那么多人,就偏偏冲着他去了,按说不应该牵连到他的,是那些人却好像是疯了一样冲着他去了,那天还不感觉怎么样,后来想起,总是感觉后怕的很。”

    他说着,脸上惊恐的表却放松了许多。

    听到他的这些话,虎娃知道自己的这番劝说终于生效了,虽然让刘殿德迷信了,但是不管怎么,迷信总好过迷茫。

    从刘殿德的办公室出来,他不由就长呼了一口气。

    “这个人,终究是心不够狠啊。”他心里叹道,他知道,刘殿德的这个毛病,终究会成为他前行路上的一颗巨大的绊脚石。

    看了一眼楼道上依旧淡然的坐在椅子上看着书,好像根本没看到他的木风,他的眼光很自然的顺了过去,看向了对面的县长办公室,走了进去。

    这几天家里的几个人商量过了,为了不对虎娃影响太大,就由木风一直陪着虎娃,然后其他人开着车呆在大楼外面。

    “咚咚咚···”

    虎娃敲了敲门,顿时原本在专心看书的王茹顿时就猛的站了起来,看到是他,顿时就冲他瞪着眼睛。

    “你作死啊,把我的魂都快吓没了。”

    她终究还是不敢大声,怕影响了就在对面的刘殿德,走过去就抓着虎娃的腰掐了起来。

    “你个小**,来,让我看看你看的什么书。”虎娃任由她在自己怀里闹,就去抓她刚刚看的书,却被她紧紧的护着。

    几经翻腾,终于,两个人已经紧紧抱在一起,虎娃的大家伙已经被她给挑逗的一柱擎天的时候,他终于拿到了那本书,一看,顿时先是一愣。

    “我靠,金瓶梅,还是精装版的,好书,好书啊。”

    虎娃的眼睛顿时就亮了,就想去翻开书,却被王茹死死的把手给压住了。

    “不要,我,我只是有些无聊,才乱看的,这本书,是办公室里的。”她说着,脸蛋红的像是熟透了的西红柿。“我不是有意的,我也不知道这个书里面竟然写的是那个。”

    “写的是哪个啊,我都不知道咧,我还是看看吧。”虎娃顿时就接着她的话说道:“我看看啊,看看。”

    他说着,就翻开了书。

    这次王茹没有挡他,只是把脑袋死死的埋在他的怀里,用手在他的胸前画圈圈。

    “好书,好书啊,这种好书你说我之前怎么光是闻其名没有看其文啊,太失败了,太失败了。”

    虎娃看了几页,顿时眼睛就亮了,满脸的欢喜看着怀里的王茹。

    “你说,咱们是不是来试试这个观音坐莲,还有老汉推车啊,我感觉这两招很不错啊。”他说道。

    听到这话,王茹原本已经恢复正常的脸色顿时再次变得红透了。

    “你坏。”

    她说着,脸上带着娇羞的神色,眼睛却是在看着门外的方向。

    虎娃顿时就明白了,这个骚女人并不是不想要,而是担心被门外的人现了,顿时就嘿嘿一笑说道:“要不,我去把门窗都给关上,放心,书记这会正在休息,没时间管咱们。”

    王茹不吭声,虎娃就再次一笑,径直去把门给反锁了,然后把窗户给关上,窗帘也拉上,把小电扇给打开,对着这边开了二档吹着凉风,这才走过去把她抱在了怀里。

    “你说咱是先来观音坐莲呢,还是先来老汉推车啊,我感觉,还是这个老汉推车来的容易一点。”

    他说着,就感觉一只小手在自己的腰间轻轻一拧,他顿时就配合着出了疼痛的声音。

    “哎呀,你这是谋杀亲夫啊,不行,我要惩罚你,我现在感觉这个观音坐莲比较好了,来来来,我们来玩观音坐莲。”

    他说着,两只手就顺着王茹的腰间顺着她的衬衫就伸了进去,一把抓住了她两只柔软的双峰。

    “真舒服,我感觉,你的这两个家伙好像变大了。”他嘿嘿笑着。“来,乖,把衣服给脱了。”

    他说着,就要脱王茹的衣服,却被她用手给压住了。

    “不要,脱了裤子就好,脱了衣服等会还要穿。”她说着,嘴里随着虎娃的揉抓出阵阵的喘息声。

    “是咱们等会要老汉推车,把衬衫给弄皱了咋办啊。”虎娃笑道,还是把她的衣服给脱了。

    衬衫加裤子,很好脱,很快她就被虎娃给剥的干干净净的。

    “你个死鬼,怎么和那个老鬼一样,每次都喜欢人家把衣服给脱的干干净净的。”王茹赤着身子,却不害羞了,好像习以为常了一样,还在地上走了两圈,冲着虎娃撅着屁股,伸手在自己的白嫩的屁股上轻轻拍了一下。

    虎娃顿时就被她给诱惑的原本坚挺的家伙立马就变得和铁棍一样,伸手就要去拉她,却被她给闪过了。

    “不要这么着急嘛,先让我给你跳个舞,好吗。”她说道:“我是专业的舞蹈教师喔。”

    她说着,就光着脚,在地上跳起了舞,姿态优雅,动作柔顺,是有舞蹈功底,而且还不差,显然,她说的话是真的。

    虎娃认识这种舞蹈,是拉丁舞,他以前在县里的演艺团里看到过。

    不过他的眼睛更多是被翩翩起舞的王茹那两只一直不断的甩动的双峰给吸引了,拉丁舞他就没看过几次,赤身的拉丁舞,怕是这天下的人都没看过几次。

    就在这个时候,王茹脚下一滑,就往桌子那边摔去,眼看脑袋就要磕到桌子角上,她自己都绝望了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不动了,两只有力的大手把她直接给抱了起来。

    “谢谢。”她看着虎娃,眼睛里还是还是后怕的眼神。“你救了我一命。”

    “不算,你是在为我表演,你出了事,也是我的责任。”虎娃顿时摇头,然后低头在她还有些惊恐神色的脸上轻轻吻了起来。

    从秀,到额头,再到睫毛,鼻梁,最后在她嘴上轻轻点了一下,就在她快要伸出舌头的时候,躲开了。

    “你坏蛋。”王茹顿时就看着他不依的喊道。

    虎娃大笑。

    “怎么,我们还是先玩观音坐莲吧,你感觉怎么样。”他趴在王茹的耳边轻轻的哈着气说道。

    一边说,一边把她的身子给凌空抱了起来,一只手托着她的屁股,一只手拉开自己的裤子拉链,把早就已经怒气冲冲的大家伙给释放了出来。

    “要不要体验一下悬空的观音坐莲,放心,我有的是力气。”他看着王茹说道,同时轻轻的把她的身子往下放了下去。

    “我第一次现你这么无耻。”王茹轻笑。“难道我有选择吗。”

    她的话音刚落,就感觉到下身一阵饱满的感觉,顿时不由就眉头一皱,然后喘息了起来。

    原来,虎娃在说话的时候,已经攻击了进去。

    “慢点,有些疼。”

    她说道,但是这句话却起了刺激的作用,虎娃顿时就再次用力,噗嗤一下挺进的更深,运动了起来。

    “不要,慢点,啊,舒服,慢点,轻点···”

    王茹的嘴里各种声音云集,只是却都不大,显然,她已经习惯了在办公室里做这种事。

    之前,身为刘殿德的秘书,两个人之间的关系并不是外面的那般单纯,这些虎娃早就知道,只是他没想到的是,刘殿德竟然已经把这个女人给调教的这么听话了。

    云停雨歇,王茹还是八爪鱼一样的挂在虎娃身上,不同的是,这个时候她是坐着的,虎娃则是坐在板凳上。

    下身,依旧紧紧相连。

    “你个变态,每次都要折腾这么长时间,弄的我下面都疼的不行了。”王茹喘着粗气无奈的说道;“赶紧放开,都一个多小时了,你不累啊,再说,等会书记叫你,叫我,我们都不在,他过来敲门了怎么办啊。”

    她也就是个乌鸦嘴,刚刚说完这句话,就听到门外刘殿德在敲门。

    “虎娃,你在里面吗。”

    是刘殿德的声音。

    “我在,写个东西,书记你有什么事吗,我马上出来。”虎娃立马喊道:“马上,马上。”

    他还加了两句。

    却听到门外刘殿德喊道:“不用了,你先忙吧,我没啥事,就是看看你在哪里,等会忙完了再过来吧。”

    声音落下,虎娃就听到一阵脚步远去的声音,然后是关门的声音,顿时长呼了一口气。

    “吓死我了,吓死我了,我说的什么,赶紧放开啦,死鬼。”王茹顿时就在他的胸膛上拍打了起来。

    虎娃这个时候也没多少趣了,顿时就把她给放开。

    “咋啦,你还不意啊,还想让我给你表演个什么呢。”看着他一副冷峻的脸,王茹以为他是生气了,顿时就放下本来要穿的衣服,扭着屁股走到他面前,还用手抓了抓自己两只白嫩的山峰,诱惑了一下虎娃。

    脸上,带着奉承的笑容,她是很不愿意让虎娃对自己产生好感的,她知道,他在刘殿德面前的威信要比自己强太多了。

    “你个小**,是还没吃够啊。”虎娃顿时一把把她给拉在了怀里。“那我们再来一次那个老汉推车吧,我挺喜欢那个的。”

    王茹顿时赶紧摇头,她现在感觉下面都肿了。

    “不要了,不要了。”她说着,就感觉屁股下面一根火热的棍子在顶着自己,顿时就吓了一跳。“你个变态,你竟然又硬了。”

    她说着,就想从虎娃的怀里跑出来,只是她的力气哪里是虎娃的对手啊,顿时就被抓了回来。

    “别闹了,安静一点,我问你个事。”虎娃看着她说道:“放心,我不弄你了,你下面都红肿了,我刚刚看到了,你是我的女人,我怎么能不心疼啊。”

    柔,是任何一个女人的杀手,特别是刚刚干完那事之后,女人往往都需要几句安慰的话。

    听到这话,王茹顿时心里就感觉到暖暖的。

    “嗯,你说。”她乖巧的趴在虎娃怀里,亮晶晶的两只眼睛看着他。

    “我问你,如果新县长来了,你是跟着他,还是跟着刘书记。”虎娃的表严肃。“你现在的职位是县长秘书,等到新县长来了,你几乎是没有选择的权利的,但是如果你不想的话,我现在就以让你变成县委书记秘书,一个书记有两个秘书不是什么大事。”

    王茹顿时就愣住了,脸上也带着复杂的表。

    对她来说,跟着新县长无疑是一个挑战,也是一个机会,她也听说了,这次新来的县长,以说就是一个空降县长,来县里就是来镀金的,很快就会被调走。

    但是她更加清楚,刘殿德上调的事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了,跟着刘殿德更加靠谱,只是,跟着刘殿德的话,她就肯定要受到虎娃的影响。

    特别是她最近现,刘殿德似乎对她不感兴趣了,好多天都没有碰过她一次了,这个事让她有些恐慌。

    “你放心,如果你跟了刘书记,他一定会好好对你的,他如果上调的话,我是肯定不会跟着走的,要留下地方上,你一定能跟着走。”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虎娃忽然说道:“而且,我必须要告诉你一个事,这个新来的县长,不管他有多么厉害,他终究都只是个小丑,而刘书记不同。”

    说道这里,他就停下来不说了。

    他相信这个女人能听出他话里的意思。

    “好,我听你的,我选择做刘书记的秘书。”王茹顿时就一脸坚定的说道:“我相信你,只是,你不能抛弃我。”

    “放心吧,我不会的。”虎娃笑着,把她抱进了怀里。“我还是那句话,你是我的女人,我只想给你最好的,风险,就让我来承担吧,从今天起,你是书记秘书,我是县长秘书,我们身份对换。”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