色妹妹视频

第一百三十二章 她的坚强,只是刺猬的外衣a30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第1章第一卷

    第133节第一百三十二章她的坚强,只是刺猬的外衣

    “现在能不能告诉我了,你究竟对高水平做了什么。”回到了县委的办公室里,上官玉刚进来,就凑在他耳边有些紧张的说道;“我主要是担心事闹大了,没人给你擦屁股。”

    她补充了一句,证明她这么问是为了虎娃好。

    “我知道你的担忧,只是,你的担忧完全以不用存在,因为,不能有人能知道我做了什么。”虎娃一脸自信的笑道,然后一把把她给抱在了怀里,用手轻轻的在她丰腴柔软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竟然不相信我,怎么,难道你耐不住寂寞了啊。”他嘿嘿笑道:“要不要我今天晚上陪你啊。”

    他又在转移话题了,对于八翼金蝉的秘密,他是不愿意任何人知道的,包括已经知道的人,他也希望他们以淡忘掉,这是他最后的保命法宝了。

    上官玉顿时无奈。

    两个多月了,她对虎娃也算是有相当的了解,知道他一旦开始转移话题,就是不能再回答那个问题了。

    “不说算了,小气,哼,我说你除了会占我的便宜还会干什么啊。”她笑着,一把把虎娃推开。“好了,告诉你个好消息,今天婉儿要来看我,而且,要在这里住一晚上,你要小心了喔。”

    她说着,就想要看虎娃的反应,在她以为,他应该紧张最少也应该是兴奋才对,但是她没想到的是,虎娃的脸上露出的却是复杂的神色。

    “她有没有说她为什么来。”他问道。

    上官玉一愣,摇摇头。

    “我不知道,不过,她说是专程来看我的,我想啊,她是来专程看你的才对。”她笑道,然后好奇的看着虎娃。“难道你不应该高兴吗,你不是一直都很想她吗。”

    虎娃摇头,却不说话,只是一把把她拉进怀里,紧紧的抱着。

    “别动,让我抱一会,就抱一会。”他说着,就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

    上官玉本来准备挣扎,好歹不能让他就这么轻松的得逞,两个月,六十多天了,她已经习惯了他的无耻,也习惯了不让他好过。

    但是听到他安静的话,她莫名的竟然没挣扎,还伸手也轻轻的抱住了他。

    “我是不是做错了事。”他喃喃的说道。

    “我怎么知道,你自己的事只有你自己知道,反正我是做错事了,抱着你就是错。”上官玉说道,却抱得更紧了,把脑袋贴在他的怀里,一脸舒服惬意的样子。

    虎娃一笑,不说话,良久,他才轻轻放开了上官玉,脸上的神也恢复了正常。

    “她什么时候来。”他问道。

    “这个,我也不知道,她一向很装13,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上官玉无奈的摊摊手。

    正想再说点什么,就看到虎娃的表忽然凝固了,带着一丝复杂的笑容。

    “她已经来了。”他说道,嘴里带着一丝苦涩。

    他想她,但是,却不想见她,因为,因为···

    楼下,一个九辆车组成的超豪华车队正停靠在县委门口的路旁,中间一辆粉色的劳斯莱斯上,一个披着雪白色貂皮大衣的,容貌无比美丽,身材也丝毫不让上官玉的女人走了下来,手上拿着一件皮夹克。

    门口,虎娃正安静的站着,看着他。

    看到他,她顿时就兴奋的冲了过去,好像一个见到了父亲的小女孩一样。

    “我给你买了皮衣。”她到了他身旁,邀功一样的看着他笑道:“外面天凉,等会回去了试试看能不能穿。”

    她的声音里带着温柔,跟着她背后的保镖们都有些不习惯,他们一年也难得难道她几次的笑容,更不要说温柔的笑容了,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有这个特权。

    “你拿回去吧,我不稀罕,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走了。”虎娃冷冰冰的说道,转身就要走。

    “为什么。”上官婉儿的脸色顿时就变得惨白。“我做错什么了,你说,我以改的。”

    她说着,小手轻轻的抓着虎娃的衣角,一脸怜兮兮的样子。

    好像他走了,她的全世界都会没了一样。

    “打女人的男人不是好男人,是吗。”虎娃止住脚步,看着她依旧冰冷的问道。

    “那要看这个女人是不是犯了大错。”上官婉儿咬着嘴唇说道;“不要这样,好吗,我怕。”

    虎娃笑了,笑的很无奈。

    “我以为我是个白痴,但没想到的是,我连白痴都不如。”他笑道,伸手想要去摸眼前玉人的脸,但是却生生忍住了。

    “对不起,我还有事要忙,先走了。”

    他苦笑,转身就准备走,却被她的两个保镖给挡住了路。

    顿时,他就惊讶的转身看着她。

    “你们干什么,快让开。”她也立刻冲着他们呵斥道,只是脸上原本温柔的表已经开始凝固了,语气里带了几分焦躁。

    虎娃一笑,却没有等两个保镖让开,身形就猛的动了,一拳,两个影子,两个保镖的身影就如同被吹走的树叶一样,被打飞了出去,躺在地上挣扎了一下,竟然没能起来,边上顿时就有两个人过去把他们扶住。

    只是,这个时候,他们看向虎娃的眼神,已经从麻木变成了惊愕,甚至恐惧。

    这个男人,他们甚至没看到他的身体有动作,就把他们中两个顶尖的高手给打飞了。

    他们都是练武的人,知道他并不是没有动,而是,动的太快了,快的连他们的眼睛都难以捕捉痕迹。

    “为什么。”她看着他,语气已经开始变得冰冷了起来。

    虎娃笑了笑,不说话,转身就走,上官婉儿顿时就追了上来,保镖们想要跟上去,却被她大吼:“你们给我滚开,我现在不需要你们。”

    然后才抓住了虎娃的胳膊。

    “原谅我,好吗。”她的语气里带着一丝复杂。

    虎娃没有止步,也没有说话,也没有打开她的手。

    一直走出了好远,远的到了大龙酒店的门口,才停了下来。

    “跟我上去。”他看着她说道,声音里没一丝的感。

    上官婉儿一愣,还是答应了。

    “好。”

    她的声音里带着坚毅。

    前台的收银接待包括路过的宾客看到他们这幅样子,都是一副惊讶的样子。

    郎才女貌,无外乎是男的帅气,女的漂亮。

    但是这一对,却不仅如此,男的高大帅气,浑身充满阳刚之气,女的漂亮动人,身材如魔鬼一般,脸上带着妩媚的笑,虽然,那笑只是对她身旁的那个冷冰的男人。

    但这已经足以让路人都沉醉了。

    大龙酒店没有总统套房,但是却有一间虎娃专用的套间。

    进了门,看着眼前清一色的粉色装扮,上官婉儿忽然沉默了。

    “值得吗。”她咬着嘴唇说道,声音已经开始颤抖了。

    “我只是想你,和你没关系。”虎娃笑道,伸手把她拉进了怀里,她没有反抗,只是紧紧的抱着他。

    “我爱你。”虎娃闭着眼,深的说道。

    “我不爱你。”上官婉儿语气复杂的说道。

    “我不在乎。”虎娃说。

    “你在乎,不然的话,我不会一直失败。”上官婉儿说到这里,似乎感觉有些不适合在这种场合说那种话,急忙改口。“我不是故意的,不该说这个话题。”

    虎娃摇头,把她轻轻推开,看着她说道:“你不就是为了这个来的吗。”

    “你知道吗,我最讨厌有人骗我了,是你,骗了我好多次,不过我不恨你,因为我爱上你了。”

    他说着,就转身往沙发边上走去,一屁股坐了下去,闭上眼睛靠在沙发的靠背上,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长长一呼。

    “你已经成功了,不是吗。”他眼睛不睁,轻轻的说道。

    “是,不够。”上官婉儿说道:“我就要有更大收获的时候,那滴血液忽然消失了,凭空消失,为什么。”

    她看着虎娃,神有些激动。

    “你告诉的我,只是用来做药品,你现在得到的成果已经足够你做药品了。”虎娃睁开眼,盯着她。“你还想怎么样,女人,你为什么就不能懂得知足。”

    “你又是为什么,为什么不能让我继续。”上官婉儿说着,语气里已经带着一丝癫狂,这是虎娃从没见过的她的样子。“我就要成功了,我就要掌握自己的命运了,是你,却生生的把我扼杀了。”

    她说着,脸上的表都在抽搐,指着虎娃,好像他是自己不世的罪人。

    就在这个时候,虎娃一把把她拉进了怀里,低头就咬着她的嘴巴狠狠的吻了起来,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很霸气的直接伸进了她的裤腰里,抓住了她一直丰腴饱满的肥臀。

    她的屁股,外面看上去是不很大,但是抓上去的感觉,却是饱满了,让手没有丝毫的骨感。

    “放开我,你个混蛋。”她叫道:“我的人就在门口,他们听到声音就会冲进来,你就完了。”

    她看着虎娃,一脸的嫌恶。

    如果不是因为他的血液,她不会对他那么温柔,在她心里,这世界,没人值得她付出真正的温柔。

    “是吗,我忘了告诉你,这间房子,不仅隔音效果超级棒,就算你在里面进行炸弹试验外面都听不见,而且,这间房子能够隔离电波,任何电波都传递不出去。”

    虎娃笑着,只是笑容却是疯狂的,猛的一把就把自己的裤腰带给抽了,剥掉她的外衣,反手就把她的双手给绑在了一起。

    “你很看不上我是吧,好,很好,非常好。”他说道,一把把她身上的毛衣给扯破,几下就把她给脱成了精光,就连内衣都被他给扯破了。

    上官婉儿当然是拼命的挣扎。

    “你想干什么,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是在犯法,我以控告你的。”

    只是让她自己也感觉到很无力的是,她的身体这个时候竟然有反应了,在他暴力的对待中,她不仅没有感觉到难受和痛苦,反而感觉到一阵期待和盼望。

    “上官婉儿,你不能这样想,你绝对不能这样想,男人都是丑陋的,他们喜欢的不过就是你的身体,不过就是你的身体。”

    她心里一直给自己暗示着,但是她所有的努力都在虎娃咬住了她酥胸的时候,瓦解了。

    “嗯哼,轻点。”她忍不住发出了呻吟的声音。

    “做自己,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总要逼自己。”虎娃笑道,再次狠狠的吻了下去,同时另一只手在她光洁的大腿内侧也轻轻的游走了起来。

    “不要,不要碰那里,啊,不要。”

    “轻点,轻点。”

    “不要,求你了,不要弄了。”

    “轻点,轻点,啊,你能不能轻点啊,啊,好舒服。”

    随着虎娃的运动,上官婉儿的语气也慢慢的变了,最后再次变成了她曾经在虎娃面前的那副样子。

    乖巧,柔,动人。

    “这多好啊,男人就喜欢女人这个样子。”虎娃笑道,抱着她再次运动了起来。

    “啊,你还要啊,你就不累啊,我不行了,真不行了。”上官婉儿顿时就怕了,挣扎着,只是他的家伙还在她的身体里,而且正在坚挺,她越挣扎就越难受。

    虎娃顿时就轻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说道:“你就不能安静点啊,还记得上次的感觉吗,我是在给你治病,你懂吗。”

    “不记得,我不喜欢这个样子,真的,我不喜欢。”她摇头晃脑的说道,却被虎娃再次把嘴巴给吻住了,狠狠的亲了下去。

    良久,她才进入了状态,两条腿紧紧的缠着虎娃的腰,两条胳膊死死的抱着他的脖子,怎么都不愿意放开。

    “用力,再用力,舒服,好舒服。”她嘴里不断的发出呻吟,呢喃的声音,刺激着虎娃的神经。

    她的身体,就好比是一扇通往**世界的大门一样,一旦碰到,虎娃就不自禁的想要疯狂,想要发泄,想要不惜一切的冲刺。

    良久,他终于停了下来,一股热浪冲进了她的身体深处,和她体内的凉气中和了起来。

    “啊,好舒服,好热,好舒服。”

    原本已经昏迷过去的上官婉儿顿时就醒了过来,两眼迷离的喘息着说道。

    等到两个人终于都悠悠的醒来的时候,是在床上。

    睁开眼睛,看着眼前近在咫尺的厚实胸膛,感觉到自己的两条胳膊正在紧紧的抱着人家,上官婉儿出奇的感觉到自己竟然没有太大的反感,反而有一丝温暖的感觉。

    不由就轻轻的闭上了眼睛。

    “啊,我做了什么,你个混蛋,你对我做了什么?”她忽然醒悟了够来,就想要把虎娃给推开,却被他紧紧的抱住了。

    “安静,安静,没事,想想上次我们在一起时候你那温柔的那样,那个时候的你多美啊,乖,现在还和那次一样,我还是我,你还是你,你是我的女人,我会好好疼你的。”

    他急忙说道,一边说,一边在她的额上轻轻的亲了一下。

    “是,我不想,我上次只是在装,你不知道,我走了以后,我难受了很长时间,我没法接受自己。”上官婉儿一脸的哭腔。

    “我讨厌男人,讨厌所有的男人。”

    虎娃还是紧紧抱着她。

    “好了,没事了,没事了,乖,一切都有我,没事了,没事了。”他轻轻的拍着她的背说道。

    上官婉儿挣扎了一下,似乎是累了,这才停了下来,最后干脆趴在虎娃的怀里在他的胸膛上画圈圈,只是画一会就狠狠的拍一下,露出很烦躁的表。

    虎娃赶紧哄着,她这才安静下来。

    “你说这世界怎么会有你这种混蛋,非要逼人家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她冲着他吼道,然后狠狠的挠了一下,却没有在他的胸膛上留下任何伤痕。

    “呀,你的皮肤都和我作对,我挠它竟然不破,我挠,我挠,我继续挠,我狠狠的挠。”

    她又怒了,和虎娃胸前的皮肤开始作对了,终于把他的皮肤给挠出了一道血痕,正要得意,却看到他的伤痕就在自己的眼皮下那么消失了,最后又变得光洁了起来。

    “你到底是不是人类啊,你不会是外星人的监狱里跑出来的吧。”她冲着他生气的吼道。

    虎娃一愣,问道:“为什么我就非要是监狱里跑出来的啊,难道我这个样子不像是一个品德高尚的十佳外星人青年吗。”

    他素厚者,脸上带着温柔的笑容。

    “不像,就像是外星人监狱里跑出来的,你就是个坏蛋,大坏蛋,混蛋,王八蛋。”

    她骂着,似乎是累了,再次趴在了他的怀里不说话了,只是胳膊却紧紧的抱着他的一只胳膊,好像怕他跑了一样,脸上不时的露出紧张的表。

    显然,她竟然睡着了,还在做噩梦。

    看着她忽然变的和小孩子一样的样子,虎娃没有感觉到惊讶,他知道,这才是她真实的样子。

    她的坚强,只是刺猬的外衣。

    带刺,不是为了刺伤别人,而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

    

    

夜色小说Yesesu.COM提醒您记得保存本页面

  评分

  相关推荐

广告联系:123@qq.com 网站地图